首页 我是冯唐 冯唐小说 冯唐随笔 冯唐博客 微博 媒体报道 批判冯唐 链接 留言 联系

博客首页 | 文章列表

2012-2-9 09:51 上午

大鬼(GQ中文简体字版专栏2012年2月)

分类: 冯唐文字 作者: 冯唐

我身体里的大毛怪:

你好啊。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就一直在我身体里。你否认也没有用,我知道你一直在。

我不是一开始就知道你在那里。两岁前,我没啥个体意识,没啥感情,没啥审美,没啥记忆,没名,没利,没关系,没涉足江湖,没啥和其他屁孩儿不一样的习惯,困了睡,饿了吃,渴了喝,睡美了吃爽了喝舒服了就乐,得不到就哭,哭也得不到就忘记了,在一个无意识的层次,和佛无限接近。现在想起来,小孩儿也可怜,虽然和佛接近,但是全无力量,任凭大人摆布。我在机场见过小孩儿死命哭,要妈妈买巧克力,妈妈终于买了巧克力,小孩儿哭得更厉害了,因为妈妈打开包装自己把巧克力当着小孩儿面吃光了。我和我很小的外甥同挤一个电梯,他比我膝盖高不了多少,小脑袋从下面顶着我屁股眼,我忍不住放了一个缓慢的不响的臭屁,我感觉他的小手一直死命推我屁股,但是死活推不开。两岁之后,我开始会说话,眼睛到处乱看,耳朵随时倾听,我估计是从那时候开始,你睡醒了,开始生长,一刻不停。

我偶尔想,其实,在我会说话之前,甚至在我出生之前,你就在了,你是老天派来卧底的。这个议题太深了,以后再说。

如果和其他人比,你成熟得比其他人身体里的大毛怪晚。高中之前,我看书、上学、睡觉,食蔬食饮水,三年不窥园,很少差别之心,事物只有品类之分,没有贵贱之分,比如,那时候,我知道运动鞋和凉鞋是有区别的,但是我不知道运动鞋还有耐克和双星的区别。那时候,在北京分明的四季里,我用同样的心情听见白杨树在四季里不同的声音,我很幸福。

在我的记忆里,有三个阶段,你疯狂生长,如雨后春笋、如万科盖楼,三个阶段过后,你啥都明白了,你成了大毛怪。

疯长的第一个阶段是高中,我开始意识到美丑,不再让我爸给我剃平头,留了个长长的分头,把眼睛遮起来,偶尔偷穿我哥的夹克衫,穿着的时候,耳朵里基本听不进任何老师的讲课,耳朵一直听到你这个大毛怪高喊:“我今天穿了一件帅气的夹克衫。”我开始意识到男女,忽然有一天觉得女生和男生不同,女生比男生好看,个别的女生比其他女生好看,好多男生总是一致地认为这些个别的女生比其他女生好看。我知道是你这个大毛怪在做怪,而且是班上男生身体里的大毛怪一起在做怪。如果我身体里的大毛怪喜欢西施,其他男生身体里的大毛怪喜欢东施,我抱西施睡觉,他们抱东施睡觉,皆大欢喜,这个世界就容易太平,可是你们这些大毛怪都喜欢西施。在我有了这个发现之后,我开始为世界和平担心。

疯长的第二个阶段是大学后半期。快要毕业了,国家不包分配工作了,每个人的在校成绩不同、GRE/GMAT/托福成绩不同、爹妈不同、前程不同。女生身体里也有大毛怪,她们的大毛怪也似乎有趋同的要求,她们的大毛怪都喜欢成绩好的、父母有钱有势的、前程远大的男生。在这些大毛怪眼里,男生的成绩、父母和前程似乎远比男生见识的高低、肌肉的强弱和鸡巴的长短粗细重要。这一点,任何学校都秘而不宣,没有任何老师做任何简单的传授。

疯长的第三个阶段是在我三十岁左右。我医科毕业,MBA毕业,开始平生第一份全职工作,在麦肯锡做咨询顾问。三十岁时,我出版了我的第一部长篇小说,但是完全没把它当作一件大事儿,那次写作仿佛漫长的冬夜里一次漫长的自摸,过程中意象丰富、天花乱坠,但是,爽了,完了,完了就完了,黎明之后,还得奔向机场,赶早班机,继续工作。这个全职工作是管理咨询,说白了就是帮客户想明白、说清楚、把变革推动起来。我猜想,小一百年之前,那些创始合伙人设计这家咨询公司内部运营系统的时候,应该也参考了他们自己身体里大毛怪的特性,设计出的这个运营系统呈现生物界的温暖和残酷。资深的顾问对于刚入门的顾问手把手倾囊而授,毫无保留,但是每半年一次考评,每两年至少淘汰百分之五十的人员,毫不留情。和我一拨进公司的三十人,或主动离开,或被动淘汰,两年之后只剩了三个。

我偶尔好奇,你在我身体的什么地方,脑子里、心里、血液里?你的作息和我不同,我醒的时候,你或许睡着,我睡着了,你冒出来的机会多些。你疯长的表现就是我会长期地反复地做少数几个类似的梦。过了你第一个疯长阶段,我常常梦见考试,语文考试,我梦见我梦到了作文题目,如果梦对了,梦里就笑出声来,如果梦错了,就从梦里惊醒。过了你第二个疯长阶段,我常常梦见考试,数学考试,偶尔做得出来,基本都做不出来,基本从梦里惊醒。过了你第三个疯长阶段,我常常梦见开会,全部迟到,全部手机没电或者找不到联系人,全部从梦里惊醒。

这三个梦交替出现,尽管我已经出版了五个长篇小说,我还是梦见作文考试,尽管我开过无数的会,我还是梦见开会。从这些梦,我知道,你长歪了,像一个盆景,貌似完整,其实残缺,貌似美丽,其实拧巴。你干扰了我的幸福,你是个大毛怪。

你这个一直在我身体里的大毛怪啊,记住,我一直会调戏你的。不知道在将来无尽的岁月里,是你死还是我活、是同归于尽还是相安无事。我隐约感到,我如果能彻底灭了你,我就在另一个层次,离佛不远了。

这次就到先这里,下次再说。

冯唐白

34 Comments »

  1. AJ: (

    沙发先!

  2. seattle: (

    愈趋玄幻

  3. windyxp: (

    欲望,伴随生长、成熟直至萎缩、死亡的欲望

  4. laomaoban: (

    灭山中賊易,灭心中大毛怪难~

  5. 萍水: (

    欲在作孽

  6. miyanjing: (

    拧巴~

  7. buchedanle: (

    我们心里都有个大毛怪!

  8. longlong: (

    没了作怪的就没有乐趣了

  9. 马宁: (

    冯唐先生 你好

  10. 林丹枫: (

    估计大毛怪都出生之前,和被灭掉之后,最接近佛。另,麦肯锡的培训制度看着不错嘛。

  11. gefuse: (

    第一阶段是追求美的压力 第二是寻找异性的压力 第三是工作的压力

  12. Amy: (

    一样的,我也工作了,睡觉前想了工作,追款呀,接订单呀,同事不融洽呀等等也会做噩梦。我一般梦到,我是全班成绩最差的,老师想把我从班里赶出去,同学都瞧不起我,考试成绩出来了,我又最差,等等。
    这样的梦在我拿到一个非全日制的文凭后,少了很多,但是工作有压力时,还是会有。
    现在我认为学历不重要,但是还会有这样的梦。
    压力和焦虑,在梦里的表现就是考试和做题?

  13. 滑雪小猫: (

    大毛怪啊大毛怪~

  14. anjing: (

    大约是会相安无事的,生命大概是一个闭合的过程。比如人越老越像小孩子。
    在未知和已知之间,土卫二的光环依然神秘。
    “不劁的猪,凡公猪均瘦长,凡母猪皆婀娜。
    雄猪被劁之后,就只会发愤图强吃食,一心一意长膘了。”哈哈。
    参见百度百科:《劁猪》

  15. 古城故事: (

    大毛怪,你好。
    很久不联系了,你可能把我都忘了,我是小毛怪。
    自从盘古那小子开了天地,咱们就分开了,之前咱们都是一个黑洞里的,一起玩那些闻所未闻的游戏。女娲捏小人的时候,你贪玩进了一个人身,我走错了路进了一个树洞迷得出不来。从此天各一方。
    多年后,树木越来越少,我小毛怪藏身的那片森林,逐渐成了光秃秃的戈壁,我自谋出路,也投了个人身,别人把我叫刘义庆,我组织了很多人四处打听你,结果遇一高人说你在500年前被人割了鸡鸡,你一气之下写了本《史记》,从此不见踪影。
    我小毛怪不甘心,还想和你见上一面,一起再玩玩那些闻所未闻的游戏。高人又说再过一千多年,你会以李渔这个名字再现人世,而且你将掀起一股淫风浪雨,以解当年夺鸡之恨,我说好吧,到时再会,看你好戏。
    没想到我算错了时间,错过了约会。四十年前来到世上时,你写的《肉蒲团》都已成了禁书。我边看着《肉蒲团》,边懊恼不已。踌躇彷徨之际,没想到在这里,你直接以大毛怪的原形出现。
    哈哈,走,咱们一起去玩那些闻所未闻的游戏。

    不多说了,谢谢冯唐兄弟为你提供了栖身之所。

    小毛怪再拜。

  16. 马文白: (

    这大毛怪让我想起老子的道,同一种形态。

  17. 二小姐: (

    这个大鬼是男的,和女鬼有很大的不同。

  18. 林天: (

    为什么有时见到女孩儿会心里痒痒的,原来是大毛怪在挠我的心窝子

  19. amydu: (

    我最近就在想,未来走向社会应该有些危险吧,因为我的一些价值观都是不对的,会不会因为金钱而放弃原则放弃健康、会不会假心假意地笑。看来最近我阶段性战胜了大毛怪,可是往后的日子里,我还是更愿意让别人看到那个大毛怪,然后在心中保留原来的自己。

  20. 昔晦今明: (

    怪,非怪,是名其怪。

  21. 三多九如: (

    您千万别急着灭了您身体里的大毛怪,否则您说的话,写的书我等凡人就看不懂了。

  22. 天媛: (

    这个大毛怪可能就是你的ego吧。但是我总担心,一旦这个大毛怪没有了,写作也就难写了,写不出挣扎感来。
    现在还真没见过那些vipassana master, zen master之类的文学作品,都是舍身传教类的作品。八大山人,也许,也许能够算一个ego比较少的人吧,画得还真有些生气(虽然说画养个人以为有点低),不知道能不能算作一个例外。
    希望冯唐和大毛怪的斗争能够持久一点。

  23. 王超: (

    远离颠倒梦想

  24. 明米: (

    留着他吧,凡俗的人 ,因他纠结 ,凡俗的生活,因他丰富,精彩由此而来 。不管你是看戏的还是演戏的

  25. 李大坏: (

    写得真好真像我自己要写却写不出来的

  26. 你好: (

    你好啊

  27. 张鑫: (

    向冯唐致敬

    头上有几个疤 张鑫
    苹果公司在邀请全球主流媒体参加4S的发布会时,邀请函的标题是“让我们来谈谈iPhone”。在龙年春天刚刚开始的这个时候,是否也应该让我们用如此低调的表达方式,来谈谈我们的置业大事。以下用三问三答,表达一下本人观点,供参考。
    你问:开发商降价是资金紧张吗?
    我答:不缺钱,谁愿意便宜卖东西。
    你又问:便宜卖了,以后再怎么办?
    我又答:便宜卖了,准备撤摊子走人的毕竟是少数;大多数还是要吃这碗饭的。低买(地)高卖(房)是这行生意的基本门道。低价卖房子给你,拿了钱买地去。因此,低价出货并不意味着否定,仅仅是最正常的一种商业行为而已。
    你再问:如此情况下,该买房吗?
    我再答:自住,该买。前提是买得起,与是否继续降价无关;投资,谨慎。在今春买房投资,如果较短时间内还能获得投资收益,你应该感谢你所信赖的神明,因为你的运气实在太好。
    在要结束本文时,请允许我转述一个故事,故事的作者是某超级大鳄的战略研究部总经理冯唐,他在最新小说中,讲了一个故事:男人正式出家前,必须先在头上烫十二个(原文如此)戒疤,有人怕疼,烫了一个就跑了,有烫了两个就跑了,长此以往,在寺庙周围散居着一些头上顶着一个至十一个戒疤的男人,他们彼此见面后,头顶两个戒疤的嘲笑一个戒疤的,三个的嘲笑两个的,诸如此类,理由是:自己比别人多坚持了一个。但是,惟有十一个戒疤的被所有人嘲笑,嘲笑他没有再多坚持一个,便修成正果。
    这简直是一个关于时机选择的经典寓言。对于降价或将要降价的开发商;对于买房或准备买房的百姓,都是头顶戒疤的人,只是没人知道自己头顶究竟有几个。

  28. 小z: (

    我真的很喜欢你的文字,所以冒昧地发出邀请。
    我是厦门大学校学生会外联部的学生,读了半年的大学总觉得在美丽的象牙塔里缺了点什么,我意识到,是一种信念,一种偶像的个性,一种非主流的价值观,一种看似平实,实则犀利的言语,来警醒心灵。在流逝的时间中抓住瞬间。
    如果你能来参加我们的ceo论坛,(3~5月)我相信对于我们大学生将是一次洗礼,真心很想和你有一个面对面——聆听,交流,分享的机会。期待你的回复到我邮箱

  29. : (

    大毛怪越长越大,越来越听话。

  30. : (

    是被迷了的神识, 被俗世挑逗得涟漪阵阵

  31. : (

    成功是最好的矫正,老去是最好的招安。没成功,没苍老,不知道这两种方法能否制服大毛鬼?

  32. 令狐猴: (

    先灭了那些被大毛怪彻底控股的再灭自己

  33. 令狐猴: (

    灭了它,人就没了

  34. 蜗牛: (

    冯唐要成仙了。

Leave a comment




首页 我是冯唐 冯唐小说 冯唐随笔 冯唐博客 微博 媒体报道 批判冯唐 链接 留言 联系
© Copyright by Fengt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