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是冯唐 冯唐小说 冯唐随笔 冯唐博客 微博 媒体报道 批判冯唐 链接 留言 联系

博客首页 | 文章列表

2011-6-8 08:56 上午

廊坊有个秦始皇(7/8/9/10,完)

分类: 冯唐文字 作者: 冯唐

七.

云茂念书时形成一个习惯,觉得应该记下来的事儿,就找个本子记下来。

下面的文字摘抄自云茂的本子。

“收的第一个古董是个磁枕头。白地,酱油色图案,花草。师傅说是磁州窑,宋的。我说您咋知道的,怎么不是元朝的、明朝的、清朝的、民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师傅骂我,说,你怎么知道是马不是驴?你怎么知道是槐树不是柳树?你怎么知道你爹喜欢肏屄不是肏屁股?我听着,基本听明白了,又似乎没太明白。我非常清楚,这个磁枕头让我挣了八十块钱,我钓鱼卖鱼一年,也剩不下这么多钱啊。十块钱一张的大票子,八张,每张都一样好看,都比一块的票子和一毛的票子好看很多。”

“连着三天,乡下没吃东西的地方,回去晚上十点多也吃上第一顿饭。”

“去了趟山东,被送进三趟公安局和边防站。沿海的村子每个都有边防员,见可疑的就当成台湾特务抓。我说我河北口音啊,别抓我啊。他们说,台湾特务最近专门学河北口音,方便混进伟大首都北京。我给他们看我介绍信,天津文物商店的,北京友谊商店的,他们没见过,反问,怎么知道不是台湾伪造的?带到公安局和边防站,穿官衣儿的一看我的介绍信,说,嗨,你早拿出来不就没事儿了吗?就把我放了。其实,他们如果让我交待,我什么都会马上交待的。那电棍,不被打,看着都屁股痛。我第一次进去,听见旁边屋里惨叫,然后出来一个公安,他冲我笑笑,我当时就尿了。穿的是棉裤,外边看不出来,鸡鸡知道。我开始怀疑电影。电影里说的那些地下党,经受酷刑也不招供,能是真的吗?我要是被抓,一定受不了酷刑,让我看看刑具,我就招了。所以,我不能当地下党。自己和自己立下规矩,为了不进监狱,我不能碰第一手从墓里出来的东西,出土的不要,要传世的,传过几手的。”

“王大文雇了我们五个人,下去收古董家具,大小不论,一件给两百块。我看着人家从家里搬家具,一件,一件,我站在门口,腿一直在抖,怕人家说不卖了,最多的,从一家猪圈边上的棚子里搬出五对儿圈椅。第二次,我去他们家,和他聊,你们家怎么这么多东西?他说,都是破四旧的时候去城里收的。那时候便宜啊,带雕花的圈椅,一对儿五块钱,或者给点高粱米就换了。不卖?留在城里是祸害。好家具啊,农村从来没有,别犯傻。只有城市里知识分子和当官的才搞这些东西,农村的地主有钱了,只知道买地。知识分子也可怜,热的时候不敢光膀子,冷的时候鸡巴生冻疮,坐个好硬木椅子,还被说是想复辟,怎么躲,躲不开被人肏。但是我喜欢他们,他们不一样,灵气,倔。”

“收过的好家具太多了。桌面全是烧的青花瓷,桌子边上全是满工的回文和夔龙。黄花梨美啊,全是瘿子鬼脸。”

“大队长退休了,非让他女人跟着我干,他自己不干,让他女人干,挣了钱给他买迎春酒喝。他女人说大队长退休之后,没事儿做,总打她,还又讲起当初她奶头多难受的事儿。我告诉她,我不想听。如果她非要讲如何被打或者奶头如何难受,就别跟我干了。后来,去山西收瓷器、银器和金器,路上遇到查车的,大队长女人是能吃苦的,把值钱的使劲往胸里塞。我终于知道了,大队长女人真的一奶大一奶小,左奶大右奶小。她右边乳罩里掏出的银器和金器,比左边乳罩里掏出的多出很多。”

八.

云茂挣的钱,一直攒着,没花。除了大队长,别人基本不知道。云茂告诫大队长,如果你敢说我在外边挣了大钱,我让你一辈子没有迎春酒喝。云茂想,钱攒大了,一起花,像河边的槐树花儿落满一地,半寸厚,一屁股坐上去。

云茂家的宅基地在村子的中心街。正月十六的晚上,云茂把装钞票的大编织袋子从地窖里掏出来,放在秤上称了称,死沉,数数,数不过来。月亮正圆,比路灯还大、还亮,云茂坐在装钞票的编织袋子上,静静地抽了两支烟。近几年,辣子吃多了,痔疮越来越痛,每到月圆,大便,鲜血直流。

云茂在老房子的后面起了一个二层小楼,花了五万八,外墙贴满瓷砖。瓷砖一块六毛钱,锃光瓦亮的,现任的村长、镇长、区长都来看,照相,喝茶。村长说,耀眼,下次来,得戴墨镜。云茂想在房子的前面盖个三层大楼,云茂爹说:“你被钱烧得啊?燎了你屌毛了啊?我还想多活几年呢,咱们家盖了村里最高的楼,天塌下来就压死最高的。”云茂想起他常去的北京,在老房子的前面盖了一个两进的四合院。村里人没见过,说,云茂家造孽太多,钱太多没法花,所以修了个庙。云茂心里说,肏你妈。

剩下的钱,云茂买了两辆摩托车,本田125,一辆一万四千块,全县只有三辆,云茂一个村儿就占两辆,云茂一个人就占两辆。

云茂的大伯拍着本田125的挡泥板,大声骂,你这个兔崽子,你快倒霉了,党就要来收拾你了!政府就要来收拾你了!党笑着就把你收拾了,政府笑着就把你收拾了,你信不信?

九.

云茂在做了三十年古董家具后,眼睛花了,早年五毛钱买的一把明晚期黄花梨马扎拍卖了一百五十万,云茂决定洗手不干了。

云茂工作日记的最后一条如下:“现在大家都说富裕了,这不叫富裕,这叫上吃祖宗下吃子孙。”

村子里家家都盖了庙式的房子,墙上都贴瓷砖,公共厕所都贴。云茂拆了老房子后面的二层小楼,翻盖了四层楼,四层楼上面让工人拿旧砖垒成长城那样的箭垛子。入住的那一天,老大队长和他女人都来了,他们俩的俩崽子长大了,还是兴奋,在四层楼里上窜下跳。云茂喝了半斤迎春酒。老大队长问,你干嘛盖个长城?想防谁?党?政府?你想啥呢?云茂说,喝了酒,告诉你一句实话,你们挤兑我缺德心虚盖庙,现在你们不是都盖庙了吗?你们盖庙,我就盖个长城,我就是秦始皇,你们还得管我叫爷,你们还是孙子,城里知识分子管这叫先发优势。

十.

云茂洗手不干古董家具之后,干两件事儿。

第一,设计些自己用的木头物件,全部黄花梨、红木和鸡翅木。一个棋盘,一面是围棋盘,一面是象棋盘。一个茶桌,两把椅子,似明式,非明式,想起党和政府,云茂在茶桌侧面刻了两行字:饮水思源,云茂监制。一把云茂椅,可调节脚踏和椅背的角度,可坐,可卧,反身俯身扒住椅子扶手,可盛开后庭花。

第二,帮助一个瘦子实现他的一些设计。瘦子长得小,醉心于巨大之物。收购一千张老床,摆在一起,一千张老椅子,摆在一起,一千张门板,摆在一起。四吨重的黄花梨切成细条,用榫卯结构拼成立体祖国地图。四吨重的黄花梨做成五六十年代的公用格子书架,一颗钉子不用。云茂隐约体会到这个瘦子的原始才气,但是仍旧不能完全确定这个瘦子是在开天辟地还是在浪费木材。

云茂在这两件事儿上,第一次感受到创造的快乐。云茂在自己的木材加工工厂里,闻到越南花梨木被锯子切开的时候发出的微酸的味道,想起槐树花初开的时候是微涩的。“别说秦始皇了,乾隆都没用过这样的红木配花梨的茶桌,也没坐过云茂椅。”云茂想。

云茂想起第一次坐飞机的时候。飞机在万米高空上平稳飞行,机舱舷窗外是浮云。旁边的胖子表情痛苦地小声问云茂:“我想出去,你说怎么办?我想尿尿,我想拉屎,但是我上公共茅房的,飞机上这窄屄茅房没人在我旁边,我尿不出来,拉不出来。屋子门如果一直关着,我憋的慌,我想出去,你说,怎么办?”

云茂回答身边的胖子说:“飞机有两个紧急出口,你和空姐商量商量,你或许可以出去透透气。出去之后,你一直往下掉,很快你就能看到长城。”

25 Comments »

  1. mrpanda: (

    文字一如既往的好~

  2. 必填: (

    可能所有的故事都起源于这个瘦子,说了一大堆只是为了可以把他设计的书架子夹带在里头。

  3. 老作坊: (

    您写,就成了传奇。

  4. CL: (

    不是你写的,不够邪

  5. 幽篁徐啸生: (

    通达的云茂

  6. 第27章: (

    这几部分,显然有冯大哥的影子在里面,古董家具,哈哈

  7. 三多九如: (

    没错,完全同意2楼。老冯同志曾经提到过这个做家具的兄弟,颇为赞赏。尤其是书架、榫卯什么的。云茂身上的素材多半来自这位仁兄。读起来感觉有些“白鹿原”的调调,跟陈忠实笔锋一样:言简意赅,开宗明义。

  8. sunny: (

    植入广告哈,等挣钱了买那个瘦子设计的书架哈~

  9. 必填: (

    回复7楼:是吧是吧。群众总是看见真理吧。但并不觉得言简意赅,完全可以再精炼。现在觉的有点做作了。冯唐木有农村生活的基础,写出来的东西土腥味不足啊。
    本次验证码:妖妖吾爸

  10. IT渠道: (

    发哥我来了。。

  11. kinvv: (

    读起来像短篇,读完了一看果然是短篇。

    有书读就好,其实。

  12. 水云间: (

    有点陈忠实的味道

  13. 丰禾棋牌: (

    闻到越南花梨木被锯子切开的时候发出的微酸的味道,想起槐树花初开的时候是微涩的。“别说秦始皇了,乾隆都没用过这样的红木配花梨的茶桌,也没坐过云茂椅

  14. 罗峰: (

    深啊浅啊,果然是冯唐啊!

  15. 独立视野: (

    云茂从唐朝穿越回现代了,还是向往一把机关重重的云茂椅。

  16. : (

    等了这么久,您老总算更新了,
    可是老哥你杂把ai胖子给说成瘦子呢??

  17. : (

    我觉得,云茂至少得和那个胖子一样牛逼。
    还有,为啥非得要乡土味啊我不知道??

  18. 三多九如: (

    回复2楼。我觉得吧乡土气不浓很正常。此云茂在乡时为一脱产干部,离乡后捣鼓古董,跟乡呀土呀还真没啥关系。唯一具有乡土特征的就是不停盖房子。对不?

  19. 必填: (

    回复三多:
    就算云毛大兄弟从小立志出脱此地,那其他人应该还是保持着土腥味吧。总之这种语境不是冯唐的强项。他还是写胡同串子更顺畅。不过本来也就是为了那个设计木器的瘦子而服务的短篇而已。
    不停盖房子是全国人民的特征。超越城乡差别了。民族性。

  20. 西山枫林珍: (

    云茂爹也知道黛玉葬花?

  21. 忘义江湖: (

    楼上,文字不是照片。

  22. 不扯淡了: (

    2078

  23. 多多更新: (

    要放那樣一個書架得有一個好大的書房,要有一個好大的書房得是一座好大的房子,好大的房子如果買得起的話打掃起來還是很累的,人生已經好疲倦了啊,什麼時候才能有空悠閒地把那書架上的書讀完呢?

  24. 老K: (

    完事了吗?这应该是个长篇的提纲吧?就写这么多会不会浪费了。

  25. 海边的贝: (

    呵呵,用了这么多木材,他还需做一件事儿:植树~

Leave a comment




首页 我是冯唐 冯唐小说 冯唐随笔 冯唐博客 微博 媒体报道 批判冯唐 链接 留言 联系
© Copyright by Fengt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