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是冯唐 冯唐小说 冯唐随笔 冯唐博客 微博 媒体报道 批判冯唐 链接 留言 联系

博客首页 | 文章列表

2008-9-14 03:33 下午

三十年河东:乔厂长上任三十年了

分类: 冯唐文字 作者: 冯唐

Monkey

 

三十年前,一九七八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在北京举行,改革开放正式开始。二十九年前,一九七九年,天津三十八岁的蒋子龙在《人民文学》上发表了《乔厂长上任记》。二十九年后,二零零八年,乔光朴如果还活着,应该八十五了。

伟大文字的主要特点就是能打败时间和空间。一千年一转眼,“曾是寂寥金烬暗,断无消息石榴红”还是像弯刀一样戳心,让你抬头看到弯刀一样的月亮。一万里一闪念,“照亮我生命的光,点燃我情欲的火。我的罪恶,我的灵魂”还是像巴掌一样扇你,让你觉得A股跌到两千点算个屁。
由于蒋子龙的功力,乔厂长上任近半个甲子之后,他面对的一切依旧鲜活而真实。

国有企业体制依旧,所有者缺位依旧。属于全体人民,就近似于谁也不属于。向党负责,就近似于向主管领导负责。领导交办、集体决策,做企业就近似于做官。乔厂长在上面没有政治根基,对下属不懂恩威并用的权术,于周围相关利益方不解“世事洞明、人情练达”的风情,如果他的顶头上司机电工业局局长霍大道是霍小道或者霍无道或者霍邪道,他第一次去澳门葡京,接他的检察官就能挤满蛇口或者福永客运码头,他第一次去洗头房,接他的警车就能停满一条街,第一辆警车的副驾驶位置上一定坐着他的老婆童贞。

国有企业还是远离市场。当时的乔厂长最大的梦想是把电机厂的产量数字搞到二百万千瓦,在五十六岁的年纪,用小伙子般的热情抱住童贞的双肩:“喂,工程师同志,你以前在我耳边说个没完的那些计划,什么先搞六十万千瓦的,再搞一百万的、一百五十万的,制造国家第一台百万千瓦原子能发电站的设备,我们一定要揽过来,你都忘了?”现在看各省市贯彻落实国务院加快振兴装备制造业的文件,满眼还是“我们是国内最大的1.5兆瓦级风电机组的研制基地,今年将研制3兆瓦风电机组”。问起销售额还是充满骄傲,“接近四十个亿”,问起净利润还是莫名其妙,“三百万不到吧,我也不知道怎么整的”。

国有企业机制依旧,业绩无法衡量依旧,绝大多数的时候,做事的性价比远远小于不做事。“大多数还不是紧跟党的中心工作,这个运动跟得紧,下个运动就成了牺牲品。照这样看来还是滑头好,什么不干最安全。”乔厂长们还是这样分配精力的:“百分之四十用在厂内正事上,百分之五十用去应付扯皮,百分之十应付挨骂、挨批。”最后的希望还是:优秀的国有企业一把手,一个人提刀而立,他的血总是热乎乎的。

由于蒋子龙的功力,半甲子前创作乔厂长使用的手法在现在的影视中还在被广泛应用。

语言筋道。“他像脚后跟一样可靠”,“我只有半个舌……舌头,而且剩下的这半个如果牙齿够得着也想把它咬下去。”

人物鲜明。“有一张脸渐渐吸引住霍大道的目光。这是一张有着矿石般颜色和猎人般粗扩特征的脸:石岸般突出的眉弓,饿虎般深藏的双眼;颧骨略高的双颊,肌厚肉重的阔脸;这一切简直就是力量的化身”。如果他脑门儿上刻着两个字,一定是“好人”两个字,这样的人不可能变坏,即使变坏,也是多名女特务利用多种方式花了好长时间害的。仿佛如今,宋丹丹演绎纯情戏一定会笑场,柳云龙演嫖娼犯一定是为了我党提取特殊变种的艾滋病毒毒株而舍身忘死。

矛盾重重。“(年轻而有污点的副厂长郗望北)这样谈话太尖锐了,简直就是吃饭前那场谈话的继续。老的埋怨乔光朴袒护新的,新的又把乔光朴当老的来攻”,下岗愤怒青工杜兵“三天没上班,和市里那批静坐示威的人可能挂上钩了。今天下午,他回厂和几个人嘀咕了一阵子,写了几张大字报,说是要贴到市委去,还要到市委门口去绝食。”狡猾奸诈的原厂长冀申“相信生活不是凭命运,也不是赶机会,而是需要智慧和斗争的无情逻辑!因此他要采取大会战孤注一掷。大会战一搞起来热热闹闹,总会见点效果,生产一回升,他借台阶就可以离开电机厂。同时在他交印之前把郗望北拿下去,在郗望北和乔光朴这一对老冤家、新仇人之间埋下一根引信,将来他不愁没有戏看”。

二十九年前,一九七九年,快到元旦了,在王府井靠长安街一边的路口,北风吹,红旗飘,斜阳在紫禁城的屋檐上摇。我刚在东风市场一楼吞完两个猪肉大葱包子,猪油在双手食指和中指之间凝结成细白的面条。我老妈刚烫了个大黑卷花头,第一次看到“可口可乐”这个不西不中的名字,她喜欢招牌上的大红色,“喜庆”,给我买了一瓶。渴了,我用塑料麦管狂吸一口,气泡和药汁儿猛地从胃里沿着食管里反上来,我一口吐在地上,骂,“妈,妈屄的,这么难喝的东西还敢卖四毛钱啊?”

2 Comments »

  1. 每文土豆: (

    我第一次喝可乐,大概是80年代末或90年代初, 也觉得特别难喝

  2. jessica: (

    这事发生之时,我五岁不到点,都不了解。那时的父母并不怎么关心我到底在想些么。我爸妈更关心她们的标准,只知我母亲在学心理学,但我的心理活动,她一直没有摸准,而且我周围的同龄孩子也都是心理不健康被赶到父母为我们设置目标里去。

Leave a comment




首页 我是冯唐 冯唐小说 冯唐随笔 冯唐博客 微博 媒体报道 批判冯唐 链接 留言 联系
© Copyright by Fengt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