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是冯唐 冯唐小说 冯唐随笔 冯唐博客 微博 媒体报道 批判冯唐 链接 留言 联系

博客首页 | 文章列表

2009-2-14 10:42 下午

救场访谈:在爱情的世界替老天照顾好自己

分类: 冯唐文字 作者: 冯唐

(为某时尚杂志救场,做以情人节为主题的访谈)

主编寄语:爱情是一个恒定的主题。在甜蜜的2月里,更是爱的主题。而在爱情中,两性关系又是那么的纠结又不可分离。这是一个难以谈论的话题,因为其中有特别多的冲突,而且是极其个人的事情。冯唐的作品中涉及到很多两性的内容。而且作为优秀的成功男士,也受到很多女性的喜爱。当今,女人对于优秀的男人有很多困惑,女人不明白,他们到底想要什么。同时,女人也想知道,她们对男人的一些看法男人是如何看待的等等话题,所以我们今天讨论一下关于两性关系的话题。

 

徐巍(以下简称徐):生活就是一场仪式。我们对人生的记忆,是靠形式来记忆的。你是否觉得,中国女人对情人节也有一种期盼呢?中国男人会怎么看?

冯唐:我个人认为,对这种仪式的需要,男人和女人是有区别的。女人希望对于男人来说,自己是最重要的、是唯一的。但男人限于各种社会、经济、生理、心理、自身等原因,可能就不一定能满足这种需求。但同时,男人其实也是需要一种仪式化的。比如,我自己好多记忆都是从特别小的时候记起的。男人都会在小东西上有很清晰的记忆。但是不会太在意具体的时间。男人们很早就不在乎生日、情人节等等。而女性的仪式感会强烈些。总是期望能独特。比如,不管有钱没钱,哪怕是买一枝花,在一个独一无二的日子里,你把时间给了她,哪怕吃卤煮火烧,她也会很开心。但是如果找到种种借口,不能和她一起度过这个特殊的日子,即使是给予了完完全全一样的东西,却会差得很远。大多数女人是比较较真。

 

徐:我们总说,婚姻要经营,经营是否就是靠这些所谓形式主义的东西作为其中一方面呢?

冯唐:你说的是没错的,但是这事要这么看,一个让自己好过和别人好过的矛盾关系,你当然期望,你喜欢的这个男人,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搁在你身上,把你永远排在重要次序表的第一位或者至少是第二位、至少在女性里面是第一位。我觉得老天是这样设计女人的。但是老天设计男人是不同的。不能完全满足女人的这种需要。老天这种设计,我总认为是为了把基因生存下来的概率最大化,他一定有一个喜新厌旧的机制设计在里面。人有很多生理设计,比如腐败的东西吃了会吐,见一个人次数多了就烦了,不想见了。两性关系中存在这样一个不可调和的矛盾,我说的是多数人。

 

徐:很多女人对于两性的困惑,很大程度是觉得男人和我们是不一样的。心理学家也说,动物学里,男性是要把更多的基因撒向四方,而女性就是靠展示自己的美丽来吸引男性。所以有一种观点,男人的天性是不可避免的。你是这么认为的吗?

冯唐:首先,男人的设计里,一定有这种成分。但是人比动物要高级一点(谁知道呢)人比动物的长处是,人会反思。你会想,人和人区别真的有那么大吗?比如第一个遇到王姑娘,你爱她爱得要死,但是当她消失的时候,你真的会死吗?比如世界上只有李姑娘,哪怕是你远房妹妹,你能不睡她吗?所以说,你要这么看,“唯一”的基础是很不牢固的,基础不在,你的需求也站不住脚。比如王姑娘说,你要把我看成生命中的最重要、唯一的,这事不靠谱。

 

徐:你对于女人对于男人的一种说法——男人是用下半身思考的怎么看呢?

冯唐:我觉得不是。小孩很可能是靠下半身的,小孩是有佛性的。我遇到一个小孩,是外国人,在中国长大的,说一半中文,一半德文,保姆是中国人。他第一次在后海见到鸭子时,他说:鸭鸭。以后见到所有飞的,都叫鸭鸭。他在现在这个阶段,见到鸡、笼子里的孔雀都叫鸭鸭。见到车,都是车,奔驰宝马奇瑞,都叫车。没有任何区别。话说回来,在人生观和世界观形式之后,对女人的评判,是一个整体的印象,不只是看身段和容貌如何,而是看一个整体的所谓的气质。

 

徐:你写过《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里面谈到了很多男孩子青春期的成长,包括对女人的想法,那你觉得男人十八岁、二十八岁、三十八岁对要求的姑娘是不一样的吗?

冯唐:那当然。这个我只从效果说。十八岁是需要的姑娘,应该是刺激他幻想的。能使他畅想一下未来是什么样子的,未知是什么样子的。不能完完全全是整天能和他傻玩傻笑的那一类,纯哥儿们的那种。 二十八岁,是最难说的。人和人差异就特别大了。有些人是求心安省事,我自己就是一个例子。比如以前特别苦,总是遇到特别能折腾的,我就会想,哎呀真无聊、真烦人。当时还小,还有很明确的理想,我要看书、我要考试、我要做个科学家,我要替人类攻克卵巢肿瘤等等。所以当时畅想一个特别懂事的、省事的女人,抓来当老婆。还见过喜欢成熟的。这类女人,能教会你很多人生的道理,明白很多事,比如,告诉你穿西装要把袖口上的商标剪掉,比如,好的西装袖口的扣子不是假的,是可以打开的等等。当然,我也见过就图好看的,脸好看,身体好看。最好傻了吧唧的,心软,一骗就上当,一劝就心情好。

 

徐:三十八呢?

冯唐:在这时候,我认识的这些人都是图舒服。比如,压力已经很大了,不要给我压力了(虽然也许也没什么压力)最好也不要较真,情人节为什么要和你吃晚饭呢?你看天气也不好,风水也不好,人有多,玫瑰花也贵,换一天吧,改八月八号吧,奥运开幕了。对方立即说:“好啊好啊,八月八号也很好。”男人会倾向喜欢这类的。或者女人心理很明白,也不和你计较。

 

徐:现在有一个观点,人一定玩够了才结婚。不能说绝对玩够了,玩够了相对来说会安全一点。你觉得男人是这样吗?

冯唐:生态系统,物种越多越稳定。最怕小孩的那种世界。车、树、男的,女的,这样很容易死的。一种植物有一种病,对他来说是致命的,生态系统就塌陷了。反而是特别丰富的,好几十万种细菌更容易存活。男的经历过了,就会见怪不怪了。少见才会多怪,多见才会少怪。一直和一个人过着和尚般的生活,他会想,除去尼姑之外,其他女人长什么样子呢?有很强的好奇心。当然也有例外的人,不需要经过繁华世界,就跳到了彼岸。繁华世界的差异都是假的,小孩子都是对的。所面对的,就是女的,吃的,喝的。但是这种人少。那得是多高的道行。

 

徐:我们以前做过一个话题,经历过多少男人才能成为女人,后来发现没有答案。比如我们经历很多,熟能生巧,但是就能找到爱吗?今天人们怎么判断这种数量和质量的问题,你相信什么呢?你是怎么去把握自己呢?

冯唐:我觉得人和人是不同的。我也见过,在有些人的头脑中,一个花都可以是一个世界,为什么一个美好的姑娘不能是你一辈子的事业呢?有些人对男女的事情不太感兴趣,一辈子守着彼此过日子,够了。这些人可能会养很多种花草,养好几条狗。其实,没有对与错。一个是少,十个是多吗?看你是怎么想。一切都是相对的,人需要做大致的权衡,不要算得太仔细。听从内心的召唤,内心召唤很强烈,就做呗,内心召唤不强烈,就老老实实呆着呗。

 

徐:在爱情上,你的世界观人生观是什么呢?

冯唐:有一个底线,就是得真心喜欢才可以,就是不能为名为利做这件事情。只要是真情所致,我都能理解,我都鼓掌。

 

徐:你觉得男人一生爱的女人,是同一类吗?女人会爱上各种各样,匪夷所思,差的十万八千里各种各样的男人。但是,我们发现男人所爱的女人,是特别像的一类人。你觉得呢?

冯唐:我觉得女人爱的成分比较多一些。有很多博大的母爱在里面,所以范围会宽泛一些。我见的男人喜欢的类型确实比较窄。

 

徐:我看过你写过的文章有一句话。“一个女人的美丽,一分姿色,二分打扮、三分聪明,四分淫荡。”这句话怎么讲?

冯唐:我觉得挖深一点呢,淫荡是一个很好的词,只是很多人没有足够的智慧和人生观不完善,不能理解这件事情。真正大聪明的人能很正确的对待。淫荡,如果恰当的表现出来,往往是有大智慧、独立思考、自由精神,有我最喜欢的东西。比如韩国人说:“通奸是个罪。”她就说:“啊,通奸是罪,我不能做。”那你的脑子在哪里呢?如果你的脑子和别人的脑子是一样的,我看《人民日报》好了,我何苦和你逛公园呢?何苦和你吃饭呢?我还不如对着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吃饭呢。

 

徐:你的小说里面有很多写情色的,你觉得情色的觉醒对一个人的意义很大吗?

冯唐:我写情色主要是为了弘扬自己用自己的脑子想事情,自己尊重自己,独立思考,自由精神,而不是总跟着别人走。有时候,老天就给你十毫升的东西。你又不敢用,甚至叫它蒸发,那是暴殄天物的表现。我觉得情色是一个非常好的载体来表示自由独立、相对自我完善的东西,需要正确对待和把握的东西。

 

徐:你觉得情色的最高境界是什么呢?

冯唐:高的境界是把这个情色看成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所有的欲望的产生都是有基础的。你自己觉得美好,又不伤害其他太多人就可以,如食蔬饮水,是生命的一部分。老天这么生的你,勇敢面对吧。类似节食,你乐意,可以。你戒色,你乐意,也是可以的。如果我们对待情色和对待吃饭喝水睡觉一样,我们的心态可以更健康些,去精神病院的机会少些。

 

徐:人们对婚姻有很多质疑,说违反人性,最好两年一签,不断续约。但是也有一种说法,说婚姻和爱情无关,是人类繁衍制度的一种方式。之所以采用呢,是因为婚姻容易使人保有幸福感。如果不停的换,其实就更难。你觉得呢?

冯唐:我觉得说的很对,婚姻是社会的东西。是为了维护社会的稳定。

 

徐:你当时结婚的时候,是怎么想的?

冯唐:当时二十八九岁。情景很特殊,我们在美国,我第一不喜欢一个人吃饭,第二不喜欢吃西餐,第三不会做饭,没下过厨房。所以要找到一个能帮我做饭的,能一起吃饭不烦的。我现在的老婆在当时事儿少,会川菜。在一起不到两年的时间,一次吵架也没有,我觉得我过上了社会主义新生活,感觉特别好。临回国的时候,她说是不是把婚结了再回来,像我脑子里想法这么多的人,当时什么也没想,觉得是一件特别应该做的事情,就做了。

 

徐:但是很多男人不愿意结婚,他们会觉得应该多享受一些,婚姻毕竟是束缚。像你这么优秀的男人,怎么会享受平淡的婚姻生活呢?

冯唐:我角度和你不完全一样。我是需要巨大个人空间的人,自己呆着,这是核心。保证这点,其他的才好商量。说到底,人是个体的人。一个人首先要做的是替老天安顿好自己。

 

徐:英格玛博德曼的话剧《婚姻风景》中有一句话对我触动特别大。讲的就是一个男人害怕孤独又害怕束缚,在婚姻里跳来跳去。你怎么看待孤单和束缚呢?

冯唐:自己还是要替老天,替社会照顾好自己,这是一切的基石。是能够和周围的人和谐的一个起始点。为什么这么说呢,我平时也看到,为什么有些人疯狂地要当官、要赚钱?因为他心里发虚。他们一定要通过风云变幻,要通过变化来打发时间。就不能有一个固定的爱好,简单而丰富的乐趣吗?这些人从这种程度上说,自身的生态系统不完整。

 

徐:有些人把爱情叫做持续的多巴胺分泌。因为这个理论,有些人会觉得爱情很没劲,还有一种人觉得,我的人生就要不段追求刺激。你觉得呢?

冯唐:恩,我觉得都行,纯粹个人选择,就看你对这件事情爱好不爱好了。我觉得也可以当成是一种爱好。我也见过要结婚四次的,真的很有勇气。就像你说的,多巴胺是共通的,性、毒品、宗教,老天肯定是设计了一个套。你愿意钻这个套,那就生生死死,天堂地狱。如果不怕遗憾,一辈子不碰不沾,安稳百年,也挺好。

 

徐:你觉得有一生一世的爱情吗?

冯唐:那要看她是多大岁数了。姑娘如果是二十岁,就说:有。人生导师都是这样说的。姑娘如果是八十岁,还问这个问题,就说:有。临终关怀都是这么做的。姑娘如果是四十岁,就说实话吧,就算了吧。一生一世的爱情不靠谱。你可以说你有一生一世的偏好。比如说,我就喜欢吃黄瓜。你会一直吃黄瓜。但是你不会有一生一世的第一次吃黄瓜的那种感觉。无法想象,哪怕一个天大的美女,一起呆了二十年,每次见到,你总能饱含第一次见她的激情,在内心里呼喊:“啊,大美女,啊,大美女。”情圣啊,傻啊?

 

徐:你觉得爱情需要学习吗?有人觉得爱是本能,不需要学习。我觉得本能和有没有爱人的能力是两回事。你觉得,我们在爱里,怎么成长和学习呢?

冯唐:当然,首先要有兴趣爱好,有天赋,然后才是后天的学习培养。一切复杂的事务,都存在一个由简单到复杂,由复杂到简单的过程。爱情的确是本能,你的确有一个自发的冲动,想知道理解这件事情。但是其实这里面涉及到方方面面。至少有对方、对方的父母、以前的历史、未来等等,同样你也有一套你的东西。这么东西在一起,还真是有很多的风险的。是需要一个学习的过程的。学习什么时候简单,什么时候复杂,什么时候不去想等等。

 

徐:今天两性关系上,真的没有标准答案。好多人年轻的时候,就想找到一种标准答案。后来发现,什么都是不存在的。你觉得人们对两性关系最多的迷失,就是爱是永远不变的吗?

冯唐:哪有永远不变的呢。最大的迷失就是认为爱是永远不变的。还有一个迷失就是,认为找到真爱,就能解决自己的问题。其实问题都是你自己的,不是别人的。

 

徐:很多优秀的女性会说,世界上没好男人了。你怎么看待?

冯唐:好男人还是有的,要去找。要知道,自然界是平衡的,世界是基本平衡的。你没有理论基础认为,男人作为整体比女人差太多。可能从个体上来说,你比张三李四好。但是整体上不能说,女生优秀男人差,那是因为你没有接触到好的。

 

徐:但是很多优秀的男人会面临机会选择,看花了眼。不想结婚。你自己从北京到香港到麦肯锡。你自己有没有这种感觉呢?

冯唐:还好吧,还要看她自身的能动性。过了一定的年龄段,女的也不想结婚了。男的也不想结婚了。可能他适应了这种一个人的状态,一个人,偶尔有一段关系,可能浅可能深,可能快乐可能痛苦,可以进可以退。这种状态,习惯了,他会想,为什么一定要结婚呢?这又回到了人的设计的问题。其实我觉得原来人的设计,人不该活得的这么长,往往三十多岁四十多岁就死了。十几岁二十出头的时候特别想结婚生子,但是过了三十、四十,一个人的日子过习惯了,觉得整体和同一个人呆着很烦。我身边有这样的。男女都是一样的,也不见得女人就想嫁人。

 

徐: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女人,是很可怕的。会迷失方向,你觉得这样的女人多吗?

冯唐:挺多的,作为人都是挺多的。人要明白,没有一个状态是十全十美的,没有任何一种状态是挑不出了毛病的,所以说。你自己心里一定有一个轻重缓急。比较差的人是觉得什么都觉得重要。所谓成熟,就是有能力判断优先顺序,有信心坚持这种判断,不能今天觉得,老公能清闲能多陪你是最重要的,明天又觉得,老公赚钱给你空间是最重要的。这就是传说中的拧巴。

 

徐:这是否是一个人成熟的标志?

冯唐:是的,是非常重要的标志。一定要想明白,在相对的时间段要的是什么。可以变,但是变也要想明白。你不能要求猴子不长毛,这是你自己找别扭。最差的战略不是你选错了方向,最差的战略是摇摆不定。

11 Comments »

  1. laomaoban: (

    西方文化与观念中,以及渡边淳一大师的理论中,男人这东西的灵与肉是分开的,

    但很大一部分中国风流文人在“好色而不淫”和“发乎情-止乎礼”中挣扎了数千年…

    孔教、贻害久矣~ ~

  2. 必填: (

    访谈太多了。你以为你苏格拉底吗?
    饮白水方解渴,临素墙始读书。
    号叫着要写黄书的是书贩子。你应该是深吸一口气,默默退下,写完,牛逼地往大家脸上一拍。有什么叨逼叨的届时再算。
    最多中间出来透口小气写俩酸篇儿换换脑子,是小乘。

  3. faye: (

    这些问题就是咱们最资深的时尚类杂志总编的水平?可惜了。

    可惜她占着总舵主的位置,可惜这次和冯唐问答的机会。

  4. 唐雇拉煽: (

    我就是看了这本鸟杂志才跟发了疯似的上来搜索这个冯唐。没想还是个名人。王老师的博里说我这类人称为“风油精”(冯有精)。哈哈。来跟个精。

  5. Feifei: (

    很喜欢,我来美国留学东西太多,只带了一本中文书,北京北京,发现网上有全版的,很伤心

  6. 手剥笋: (

    昨天恰好在理发店看了小妹随手递来的这杂志看这访谈连带这搭配访谈的照片,许是应景之摄,要拍出主编所谓优雅,摄影师全不知该如何捕捉您这影像绿叶的格以应和通篇话语的利,照片中的您纯属多余,看您的文字看您博客中的照片远比在某个访谈某个时尚颁奖礼上不疼不痒顶多算不呆不傻的照片要强的多,所以,您留文留字留名要得,留影像也请您慎重唉。

  7. 唐雇拉煽: (

    那不然咋办呢?是骡子是马总得出来见见人。我就觉得冯老师挺帅的。跟北京北京里小红同学观点一致。

  8. 老客: (

    满纸谎言。
    你说谎都成习惯了。

    。。。。

    你活得真累。

  9. Melo: (

    Shite!好犀利.

  10. 冯唐: (

    小冯,..听你讲你娶回的似乎是个保姆哦..
    还和原来的LP过呢?川菜吃腻了吧?能坚持多久?

  11. 填就填: (

    北京,北京 我看了两遍,还可以再读下去,有趣地读下去,有的时候,生活中还幸亏有这种书

Leave a comment




首页 我是冯唐 冯唐小说 冯唐随笔 冯唐博客 微博 媒体报道 批判冯唐 链接 留言 联系
© Copyright by Fengt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