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是冯唐 冯唐小说 冯唐随笔 冯唐博客 微博 媒体报道 批判冯唐 链接 留言 联系

博客首页 | 文章列表

2011-7-24 04:18 下午

转贴(自7月23日《信报》):《不二》读后感之十九:馮唐《不二》的情欲與玄機 by 銘予

分类: 冯唐文字 作者: 冯唐

翻看《不二》中的翻雲覆雨,是中國當代文學中情色描寫的極致,但此書的重點卻恰恰不在宣淫,而是將性當作一種自然的事,眾生皆是色。

馮唐坦言其情色文學的涵養來自經典,如《肉蒲團》和《金瓶梅》,甚至西洋文學勞倫斯《查泰萊夫人的情人》。「他們的魂魄,透過文字,在瞬間穿越千年時間和萬里空間 ,糾纏我的魂魄,讓我心如刀絞,然後胸中腫脹。」

在他出生的年代,一種少年對性的壓抑,馮唐小時候在文藝片與情色影片的陰霾中苦苦掙扎︰「聽說自摸嚴重危害健康而惶恐終日。總想,為什麼暴風雨不能來得更猛烈些呢?為什麼美好的文藝片和美好的毛片不能摻在一起?這樣,會不會給人們一個關於美好生活的全貌?具體操作時,才發現,這是一個巨大的挑戰,靈肉過度的彆扭程度,遠遠大於清醒和入睡,稍稍小於生與死。」

於是馮唐的情欲書寫,便在充滿禁忌的國度邊緣出版,他亦很不滿意中國的情色文學虛偽︰「自《肉蒲團》之後,過去二百年中,沒有出現過好的漢語黃書。即使是李漁的《肉蒲團》,也是嘮嘮叨叨,認識水準低下。總共二十章,論證自己是佛教啟蒙讀物而不是黃書就用了前三章,論證使用女人傷身體又用了三章,論證因果報應又用了三章。」

不二的性啟蒙

小說的女主角叫玄機,似乎很肯定是影射晚唐詩人魚玄機。根據野史記載,魚玄機飽受情傷,於是出家作女道士,但並非真心修道。在唐朝道教擁有很高的地位,不似佛教那樣提倡禁欲,而以遊仙為目標,因此當時道觀多成為交際場所。

但馮唐《不二》中的女主角玄機,變成眾和尚和文人騷客的情欲對象。色欲和尚的構思,很令人聯想到晚明「三言兩拍」中的和尚。

小和尚不二,看見女道士玄機,但她只是男性,包括和尚的欲望對象,其色身布施,只是一位可憐的,穿了袍身的花間妓女。不二看見玄機的出現,其少年的性啟蒙,比余華小說中的少年總是在廁所偷看女子細膩得多︰「聞見玄機青細的點點滴滴的髮根,在此間茁壯生長,刺激毛囊,毛囊分泌出微細的汁水,汁水發出和竹子拔節完全不同的味道。玄機的乳房隨着呼吸起伏,上上下下摩擦絲質僧衣,黏在僧衣絲線之間的味道被撣開,一小團一小團地散落在玄機周身。」

玄機情欲的躁動書寫,卻有女性一種花枝招展的自覺,亦不失一種特立獨行者的嫵媚︰「你來,我穿什麼呢?剃度前,見你的時候,還記得嗎,我梳什麼樣的頭髮?我那時好像常穿一件小袖長裙。朱綠相間,有小簇的折枝花圖案。再加個披帛,顯出我的肩膀。穿小口的條紋褲,透空軟錦靴。再戴上個長蛇樣式的多匝金鐲子。我是梳一個普通的雲髻吧?我的臉很白,黑頭髮往上梳,一絲絲地,半透,透過頭髮看得到我臉上的白白的皮膚。你想想看,我當時像不像你的一個宮女,盤算着、期望着,你什麼時候來肏?」這種細緻的衣飾描繪,加上露骨的直接要求,主動與被動的位置對調,跟傳統故事的妓女描寫又進了一步。

《不二》中的魚玄機居然跟韓愈有霧水情緣,實在令人想不通,不過韓愈《華山女》一詩中,確有記載女道士的事迹。施蟄存在《華山女》賞析時指韓愈曾寫過女道士「洗妝拭面,穿着起華美的道家冠帔。紅紅的面頰,雪白的頸子,青黛的長眉,非常美艷。」不過筆者不太喜歡《不二》中的性描寫太過直接露骨,很多時失諸含蓄,奇淫的描寫,只像文人和妓女在慾海慈航。馮唐則如此說︰「寫黃書不易。寫得不髒,和吃飯、喝水、曬太陽、睡午覺一樣簡單美好,更難。手上正在寫的這個《不二》是按這個要求做的一個嘗試。」是否簡單美好,見仁見智也。

性探索的偽禪學語調

弘忍問不二:你年紀小,你覺得神秀的詩如何?

不二說:這和年紀有什麼關係?你真的是禪宗五祖嗎?

弘忍說:你覺得神秀的詩如何?

不二說:愚公移山,精衛填海。

弘忍說:你覺得慧能的詩如何?

不二說:如果沒一物,你往哪裏捅?

弘忍說:童言無忌,你看不上他們,你自己做首詩吧。

不二說:這和年紀有什麼關係?

弘忍說:你看不上他們,你自己做首詩吧。

不二說:菩提大雞巴,心是紅蓮花。花開雞巴大,花謝雞巴塌。

《不二》中的和尚會以偽禪學式的機警,變成性探索語調。創意十足,但卻失卻一點深度。禪學是一種智慧,到底是風在動?還是幡在動?眾僧於是議論開來,一僧曰風動,一僧曰幡動。慧能說:「不是風動,不是幡動,仁者心動。」

而馮唐在把握和尚對話,只得其形而沒有其神,沒有巧妙的對話,大多是像頑童般戲仿。不過無可否認的是,馮唐很想說對性的無罣礙,眾生亦是禪,得道在於即席的頓悟。「絕大多數人或許認為是本黃書,絕大多數和尚或許想把我打死,但是我認為《不二》是一部和春桃和朝露一樣純潔的關於生命的書。」《不二》的純潔,在對於生命之始——性的好奇。

2011-7-1 01:06 上午

大志(GQ中文简体字版专栏2011年7月)

分类: 冯唐文字 作者: 冯唐

金圣叹老哥:

最近爽吗?你在黄泉,还常有盐菜和黄豆吃吗?

你对我影响挺大。你的影响不是来自你点评的《庄子》、《离骚》、《史记》、《杜诗》、《水浒传》、《西厢记》等等才子书,不是你秀才造反被杀头,也不是来自你对于汉语现代化的贡献,而是来自于你对于小事儿的态度。你的这种事儿屄态度,在我四十岁前后,相当程度地影响了我的人生观。

比如,我最近常常在思考一个小问题:痔疮,治还是不治?

我的中学体育老师有痔疮,持续疼痛,脸上常常露出思考人生的痛苦表情,犯病严重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仿佛刚看了一宿《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和《佛教逻辑》。他实在受不了的时候,坐在一个破硬质游泳圈上,在操场上晒太阳,督促我们绕着操场跑圈,他的痔疮在游泳圈中间悬空,不负重不受压,他的表情愉悦幸福,他说,如果游泳圈能透气,有风吹拂屁股,人生就圆满了。

虽然说十男九痔、有痔不在年高、无痔空活百岁,很久以来,我无痔地存在,在我自己没得痔疮之前,我无法理解体育老师的痛苦和幸福。我的痔疮来得悄然无息,多年久坐、嗜辣、耽酒、不做提肛运动,一觉儿醒来,擦屁股的手纸上沾满鲜血。医生摸了一下,说,内痔,五点位,排除直肠肿瘤,是否手术,自己决定。

手术呢,听说麻药药力过后,一个月生不如死。为了防止伤口长死,塞棉条。每次换药,杀猪叫。一个月之后,如果继续久坐、嗜辣、耽酒,很可能复发。不手术呢,身上一直有个不愈合的伤口,流血的时候,染内裤,收口的时候,肿,痒,手碰了再抓东西吃,粪口传播,肚子痛,伤口持续接触感染污物,还有可能恶变。

如果是你得了痔疮,你治还是不治?你文字论述中和痔疮最近的是“三十三不亦快哉”中的一条:存得三四癞疮于私处,时呼热汤关门澡之。不亦快哉!我想,你八成是不治。

我类似的拧巴还有很多,全是因为各种不同的小事儿。比如锁两次房门,比如捡起地面上的杂物,比如睡觉前一定要小便一次,比如受不了事物在自己接手之后的破损和划痕。我也知道,东西是买来用的,用,就会有划痕,就可能破损。我也知道,是表面就有划痕和破损,哪怕是全新的东西,在十倍、二十倍、一百倍的放大镜下,表面也有划痕。我甚至知道,创造、保护、毁灭必须保持平衡,即使残酷,毁灭也是必须的,仔细端详,毁灭甚至是美丽的。但是我就是看着因我而生的划痕和破损,内心拥堵,百般不爽。

我长久地自我批判,为什么能看透生老病死、名利得失等等“大事儿”,明白一切大的人生道理,却病态地纠缠于这些芝麻小事儿?“死都不怕,还怕划痕?”为了克服自己的事儿屄,我曾经有意地长期戴一块被我醉后磕出一处划痕的手表,腰里栓一块被我失手摔残左眼的一等一汉八刀白玉蝉,期望心灵逐渐适应这种不完美,花落,水流,云去,气定神闲。结果是心烦气躁,踢狗骂猫,打坐没用,修行尽失,噩梦连连,梦里全是缺了一只左眼的白玉蝉,摔残的断面一夜一夜地在梦里刺眼。

对于类似的事儿,你的处理方式是:“佳磁既损,必无完理。反复多看,徒乱人意。因宣付厨人作杂器充用,永不更令到眼。不亦快哉!”简单说,眼不见,心不烦。

好吧,我是一个俗人,我离佛千万里,你对于小事儿的态度教育了我,我立下大志: “如果不影响他人,小处过不去,就不强迫自己过去了。大通达、小拧巴、事儿屄地过余生,就是我的大志。”

痔疮不治了,留着解闷儿,肿肿、痒痒、痛痛、每月流血不止而不死,帮助我理解女生的痛苦,提醒我生命在肉身上时时刻刻地真实地存在。

冯唐




首页 我是冯唐 冯唐小说 冯唐随笔 冯唐博客 微博 媒体报道 批判冯唐 链接 留言 联系
© Copyright by Fengt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