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是冯唐 冯唐小说 冯唐随笔 冯唐博客 微博 媒体报道 批判冯唐 链接 留言 联系

博客首页 | 文章列表

2011-3-29 09:30 下午

转贴,《不二》读后感之十一:牛累 by 曹九

分类: 冯唐文字 作者: 冯唐

读《不二》

你怎么这么牛屄呢。

相当佛。看的人,没有足够的知晓,懂不得眉眼,追不着异兽,杀不了这么多脑细胞。

相当黄。写的人,没有足够的激动与空虚,攒不到这样的刚刚好。花开,水流,云飘,心动。刚刚好准备与我有关。吃饭,喝水,撒尿,性交。刚刚好与我无关。身体将湿未湿,神智欲淫未淫。

通篇魂魄强大。一开始不挂,却转身,回首;最后不二,无垢,无净。一个男人要欲多少次,挣扎了挣扎,才能回到一个男孩。从根到根,顿一下,如桶脱底,古今得几人?

通篇文字强悍。少见如此精心雕琢而得法的。“一寸,一掌,一尺。”“削肩、收背、起臀、展腿。”“憋了很久才勉强黄起来”。妙得很呐。一个男人,得对文字和丰腴有何等刻骨搓揉,才得出“白玉梳子上薄薄的皮脂。”

想象力的有趣,一闪一闪。比如云茂球,比如城市牛屄,比如“千山鸟飞绝”。
雅俗淫共赏。那佛理讲得,那唠嗑DEBADEBA得,那小情书写得,那欲望翻滚得。小火、文火、烈火,锅铲操得一掌一掌黯然销魂,想入非非,呆若木鸡。

你怎么这么累呢。

太紧了。废话太少,空间太少。一个词汇赶一个词汇,一个意象逼一个意象。全是干货,全是硬菜,喝口白开水的留白都没有。一不小心就噎着了。

弘忍、玄机、不二、韩愈,个个我欲乘风归去。被佛理缠得太紧。“小时候,他脱了裤子,牵出鸡鸡,一弯半圆的尿柱,在墙根下,撒尿浇灌一朵完全开放的野菊花。”多自然,而然。和尚、名妓、菩提、鸡巴、红莲花。神秀把人累死,慧能把人摔死,你把人想死。比印加人的绳结还纠结。

佛于凡人,不讲道理。不讲道理的道理,难讲。少了恨不能一目十行的酣畅淋漓,多了一目难到底的艰深曲折。小说于读者,却还得讲爽快。阅读快感,或事中,或事后,还是要的。

够温暖,够诡异,够精细。可以更丰腴。摸了还想摸的那种轻浮的丰腴。

赶紧出书吧。很想讲,讲不清,不能转发。会憋死人的。

2011-3-25 10:12 下午

转贴,《不二》读后感之十:据实 by 柴静

分类: 冯唐文字 作者: 冯唐

唐唐:

这个是真难写,我就据实写吧。

开篇我是挺喜欢的,有反差,有描写,青竹林和麻雀,偷听的小和尚,两个男女的玄机。大纲时期,我说只感觉汁液淋漓,但这一版的时候,觉得这个段落填得很细密,质地绵密的好处不光在于阅读的快感,还在于它有寻常感,这样文章才不会飘到天上去。刺激是需要反差的,棒喝要有铺陈。

后面的结构我却有点看不明白了,什么原因没想明白。

可能是因为叙事的原因?你是不喜欢常规的方法,汪洋恣肆,起落都是自己的元气驱使,脚不沾地。但我是那种比较拙的读者,常看的书都是一个脚窝一个脚窝地走,所以从阅读中常觉狼狈。

我喜欢好看的字,这是你一贯的风格,因为写古代的题材,才情更用得上,写玉,写香,写茶,写经……漫溢如流。嵌在书里头象珠宝一样招人耳目。确实好看。

但坦率地说,这里面,没有一个我能理解和体会的“人”。玄机,神秀,慧能,不二,庄阳……都高度戏剧化,高度典型化,为了实现一个概念而存在。
我并不是指作品的时代,环境,事实等等不写实。没有必要对文学作这样的要求,我指的只是使人产生亲切感的东西少了。

尽管‘性”这个线索是人类共有之的本能,但他们表现出来的高度性亢奋,好象不是我理解的人类常情,如果是作为一个男生的性想象烈度的宣泄,那你写完感到痛快么?如果作为文学上的精神实验,这种从头到尾,象白光一样炽烈的单一频度,让我感到了疲乏。如果是为了实现你对一个概念的理解而驱使人物这样做,那么,这样的人物会不会太主观,全是你的投射?

我感觉这最后一点是不是你需要注意的呢?从你写作的脉络来看,万事具备,光彩夺目,只是全由“我”驱动,你把写《不二》的路视为接近“真我”的过程,通过性也好,通过佛也好,接近你理解的生命真质,这是没有问题的。

但人的主观世界是有限的,如果从自我中不断掏取,会不会象拿铁鞭抽打自己,最终衰竭呢?在“真我”和持镜自照的虚荣之间,界限在哪里呢?我们都在曾国藩说的”可圣可狂”的年纪节点上,我常自问我自己这个问题,因为感到迷失实在是太容易了。

你说我不太喜欢不二,是不是世界观的原因,我当时说可能是性情的原因,现在我觉得,跟性情也关系不太大,还是跟我对文学的看法有关。

你从来聪明,又不是以写作为生,没有编辑对你有苛刻的要求,得了文学自由的精神,饱满之极。不象我这样从小捆着绳子长大。但这种自由里也有利刃。作为朋友,在精神上受你的惠,不能不据实写下我的感受。我很喜欢傅雷对张爱玲的书评,看到一切好和精确,但又提出他的寄望,他说“聪明机智如果变成一种习气,也会成为绊脚石。”

当年的张爱玲是很不服气的,胡兰成也曾写文回击,说左派的文艺只是火边的狐鸣。我不替张爱玲可惜,我只是觉得胡这样的人,喜爱一个人,如果不能以三省吾身的态度对待意见,而是浮滑地一味替她辩护(要辩护当然可以写下洋洋万言。),是对她的伤害。

你之前送我赤地之恋,我很喜欢,胜于她所有其他小说。后期的张爱玲变宝为石,放弃机智,但才气更沉雄克制。不再有那么多华丽的想象力,但白描尤其动人。尤其二妞写得好,几个瞬间,树枝轻颤,对着大缸看倒影,扯着挂在铁丝上的衣服,临别的时候一笑露出被打掉的空荡荡的牙。都好。她这种写法得胡适的称赞:平淡而近自然,但又烂漫。她自己也认同。

我看她写的时候,发现文学这东西真是难,一部分得特别科学,你得研究,得符合生活的逻辑,一步错不得,她写三反五反,社会气氛,农村建筑,包括杀人,这都是技术层面的东西,都得准确。另一部分又要靠一些“没用的东西”,象那个枝条,晃晃悠悠,在天底下,没来由,就这一下,无缘无故荡在人心里。文学真他妈的难,难。

但你有才干,有泡在世事里的机会,也有这个“没用的东西”,你应该写出更好的小说。不用跟任何人去比,也不用跟时间去比。

就为生命的不断更新而写作吧。

我对你始终期待。

转贴,《不二》读后感之九:坦荡 by 某小丫

分类: 冯唐文字 作者: 冯唐

听闻冯唐要写色空大概是五年以前的事,那时《不二》还不叫不二,《不二》还只有一行字——尼姑玄机问禅宗第五代祖师弘忍:你想看我的裸体吗?事隔多年,第一次看到长大了的《不二》,是在广州往深圳的动车上,未完成版,整齐的只有十章,过了十章用红字注明:以下部分不准看。还是看了,看得跌宕,在跌宕中又鬼鬼祟祟,有种上车没买票的心情。

又过俩月,读到全本。在哪儿看的忘了,只记得被第十一章《枕草》带到无尽远的地方,险些没回来。三千余字的自言自语,说尽天底下古往今来的情话。乳白的白,鲜红的红,黑发,黄金,披帛,锦靴,阴蒂,鸡鸡,一切敞开了说,说到头儿,说到尽,说到精卫填海、夸父追日,无穷无尽。

很早以前冯唐就具备了写黄书的气质,早在他学会提笔写字之前。不知他儿时抓周抓的是不是《金瓶梅》,不然也得是《游仙窟》。《不二》里直白的生理名词,加起来是一本生理卫生大全。里面提到的穴位,加起来是一张人体穴位经络图。是《欢喜》、《北京》三部曲、《肉金灯痴》加起来的总和乘以三。这些词不修饰,不掩饰,不回避,一个个如同女体盛样陈列眼前,看到摸到的是灿若春花的女体,吃到尝到的是和女体、食物一点关系也没有的男女、嗔痴、色空、我执、欲念。

黄书之所以能够传世,不仅仅是因为黄,而在于气场。有了气场,生理名词不再是生理名词,“花开鸡巴大,花谢鸡巴塌”,看上去都是花,或者都是鸡巴,没有质的分别。至此,《不二》里的文字上冲下落,华美如骈,云泥靡隔,缟纻相欢。少了京腔,少了调侃,致化归一,灵肉合体,凭着一股气,变成开篇的那只飞鸟,“先向下坠落半尺,坠落过程中翻向天空一白眼,然后再一寸、一掌、一尺,加速飞起来”,弥漫部分天地,最终飞过了这片林子,落在与当世相隔相望的不远处。

《不二》里没多少故事。冯唐放下身段,成全了三个人:庄阳、韩愈、尼姑玄机,从此世上多了一种死得其所。往前数两百年,往后数两百年,保守估计,此书都不愧黄中翘楚、枕畔良伴,可以代替老中医、女心理医师、万艾可和部分佛经史典。

如果细心一点,便可发现人可以选择在某些时刻死去。那些时刻总是平静,巨大的平静当中饱含巨大的闹心。看几部好书,看几个好片,看完把它们放在硬盘里,觉得硬盘瞬间沉甸甸,即将崩溃;把它们放在心里,觉得血压和体重瞬间上升,迫切需要透气、减肥。

三读《不二》,看着通篇的一百多个屄屄,一百多个鸡鸡,不止一百多次的鸡鸡肏逼逼,想着鱼玄机与韩愈事后长发或者短发的脸,心中坦荡如清风明月。明月如霜,好风如水。至于佛,是不垢不净、不减不增、不生不灭、扎在心中至死无法远离的颠倒梦想。是庄阳公主在咸宜庵喝到的的第七泡茶,是扫厕所的小和尚肏过玄机后放在嘴边的那支事后烟。读完得偈一首:佛头着粪,佛光宛在。一人得道,鸡巴升天。

2011年3月25日 广州

2011-3-24 12:39 下午

转贴,《不二》读后感之八:牡丹 by 董晓磊

分类: 冯唐文字 作者: 冯唐

这个联想来自于一个没看过牡丹的姑娘,第一次近距离目睹了活生生的牡丹后,她发表感想说:“特么真是大的可以,越看越不像不像花,而像一朵三两重的菜啊。众所周知花是植物的性器,毫无疑问,牡丹肯定是G罩杯。”

冯唐喜欢大胸姑娘,不知道他喜不喜欢自己的作品像G罩杯的姑娘或是肉乎乎的大牡丹,不喜欢也没用,G罩杯生下来就是G罩杯,注定傲视群雌,一览众山小。就像《不二》注定要让大家感到被撼动。这个故事的壳子是禅宗故事,芯儿是欲望——人欲横流,满篇是肉。

从没见过这么实在的黄书,从第一页黄到最后一页 。所有主角加上龙套,没有没脱的裤子的,Everybody fucks everybody。而且搞来搞去都是神人,玄机、弘忍、慧能、神秀、韩愈、庄阳、李治、媚娘,仿佛两军对垒,能出来走几个回合的都是有名有姓的大牛,胯下不斩无名之将。

各种搞,各种比喻,各种精致的意淫,各种形而下的动物世界镜头。 处处乳波臀浪,时时淫辞艳语,浓腻得化不开。《围城》里说方鸿渐演讲,负责记录的女生当众羞红了脸,仿佛听了“梅毒”二字,处女的耳朵便当众失了贞操。我看《不二》的时候,也是整天东躲西藏,生怕被领导看见——我不能指望整个世界都像冯唐那么通达从容。而且万一被领导发现,往下翻页掩饰是没用的——如果这一页有不能被领导看到的内容,下一页一定更变本加厉欲仙欲死。

通常这样的故事是不耐读的,看多了还会恶心。但《不二》的深层却异常清洁,写得一点也不恶心。非但不恶心,韩愈死前的那一段遐想简直悲怆,很像唐传奇中的《离魂记》,历来只有女孩子为情人离魂, 而男人永远知道江山情重美人轻,只有这一次,男人还了债。开辟鸿蒙,谁为情种?曹雪芹。笑笑生。冯唐。

稍带着连玄机都变得可爱一些了,之前她不大像真人,非常一根筋地爱着男人,上赶着求人搞,被dump了也仍然思恋和爱着对方,用不声不响不哭不闹,成全着对方的装聋作哑。男性读者也许很喜欢这样的女角,但我是女的,看了只觉得“其志堪哀,其愚不可及也。”

神秀也写得好。冯唐写男人,比写女人好。也许因为女人太爱他了,所以他眼中的女人,都温柔得不太像活人。神秀本性几近于魔。他的身份近乎知客僧,像个酒店妈妈桑一样疲于奔命,应付了那么多庄阳和男庄阳们,还要努力扮演温良恭俭让,做出“身如菩提树,心如明镜台”的姿势,换了任何人在他的位置,都会把老和尚和慧能恨出个窟窿,得知慧能得了衣钵后魔性大起,势必杀之而后快的心情也是可以理解的——人生的痛苦,有时候不一定是因为自己的失败,而是他人无端的成功。
但这么一个人,和玄机在一起时还流露出那么多尊重、温柔和爱。无怪庄阳为他痴迷。

最得我心的是不二,扫厕所的小和尚,从懵懂无知到悠然自在也只一线之隔,不需要开悟就已经机锋如刀。得了衣钵的不二,孤身横穿大漠,来到敦煌,在灰黑的山岩上建起一窟佛像,佛像蓝本是房事后玄机恬静的模样。他为她画睫毛,心想,她的眼神和佛的眼神一模一样。
是为活佛。

之前写禅,几近写情,从这一段起,却是情已成禅,云在青天水在瓶。再圆满不过,再自在不过。

再看到“有时直上孤峰顶,月下披云啸一声。”就想到不二。

2011-3-22 11:45 下午

转贴,《不二》读后感之七:读后 by 匿名

分类: 冯唐文字 作者: 冯唐

作为一个没看过A片、阅读经验中黄书比例也很小的人,《不二》尺度虽大,却并不觉得怎么“黄”。就我的感受,淫荡多半由禁忌催生,而纯爱么,都是由心理抚摸和遐想组成的。这两款都比较容易呈现“黄”。《不二》写得直抒胸臆,而且基本跳过了抚摸环节,根本不是冲着“黄”去的。所以我一直疑心,黄书是你拿来虚晃一枪的假命题。

但无可否认湿点也是会有的。谁说没有,我呸谁。这是个物理反应,《不二》技术性、物理性地展示了这么多性,总有天时地利人和的时候,读到某个段落,哪根筋搭对了,湿了。我提供能想起的两个点——其一,玄机对云茂说的那番话,感染力太强了;其二,是单一句表述,“把姑娘弄得乱七八糟的”,非常心理抚摸。

想说的第二件事,是文字。记得你数次提及要为汉语言做贡献,这次,活生生地看到结果了。别的不提,也有其他人注意到此事——你的若干篇书评中,大半人都沾染了“冯唐体”。它能说明的不外乎两件事,吸引力,识别度。不加判断地看这一结果,你支起一面小旗子走在路上,别人放下手中活计屁颠屁颠地跟来了,我想这就算是贡献。

加判断地看,则比较难了。我试图解析这种“冯唐体”,但未获成功。我能说出的是一些比较机械的、陈词滥调的形容概括,类似于紧致、齐整、去芜存菁、有美感。我有考据癖,读的时候甚至翻出了唐诗比对了一下,不是一回事;还看了几眼鸠摩罗什翻译的佛经,也不能往上靠。可比如王朔我就好形容得多,在《千岁寒》中,他浑身都是块垒,每个毛孔里都有小情绪,时时刻刻胡思乱想,有一百多个人格在互相聊天,有的说口语,有的吟古诗,有的唱歌。他不加管束,但唬人效果良好。相比之下,你是有管束的,而且这种管束指向了一个非常易于人接受的审美范围。用音乐作为比喻,你的文字是五声调式,不似十二平均律大众,却符合它的定音结论。我始终相信一个人的音律感对其文字创作有莫大影响,但苦于自己没有技术能力钻研,如果把文豪们都聚到一处展开听力方面的理化分析,让他们辨音识调,我觉得,很可能得出很有历史意义的结论。

想说的第三件事则是书中的人们。书进行到后半程,虽然性高潮迭起,但我已经看不到了。对文字的研究、对“黄”与不“黄”的体会,都演变成了一种强烈的渴望理解每个人物的愿望。就我而言,这本书里的每个人都太过强大了,超越了我的感知范围。你说这本书见佛杀佛,可我怎么在里面看到的个个是佛,都无差别心、无善恶、无羞耻感、光滑得一塌糊涂。鸡贼之类的小毛病全是点缀,为了接近群众。唯一有羞耻感的是韩愈,他忽而就悲催一下,最后把自己勒死了。另一个小说家喜欢进行小说成功学归纳,我都是听说,他总结了“梦想”、“少年情怀”、“你最渴望但永远无法获得的”、“现实与理想世界的落差”、“少数派孤独者”等等小说必杀技,基本上都立足于人性弱点和欲望。坦白说,这些招数都很好使,凡夫俗子读来,轻易就心有戚戚焉了。可《不二》中的每个人都没兴趣晒这些给人看,他们沆瀣一气,像一群神秘的传教士一样说着另一种语言,等待能听懂它的新薪,然后火传。

泓忍是这本书里最让我亲近的一个,我极爱看他的青春痘岁月。我想原因很简单,他身上具备一种温和的狡猾,像一只移动的润滑剂,看到哪里矛盾升级短兵相接了,他就给挤上一大管子。像我这种弱点极多的人,在现实生活中肯定希望与之靠近。当然,这不好,给人添麻烦。《不二》若作为一篇漫长的情书,主要撰写人应该是玄机。可玄机好得让我害怕了,她专注又肆意,投入且自由,美妙不可方物,表达起来酣畅淋漓,她还需要写什么情书呢?写给谁欺负谁啊。世俗地看,神秀对玄机的那一笔倒更像情书,虽然神秀别的方面一般,但那件事做得达到了世俗男子的最高标准。哎,越写越暴露出我卑劣的人类情感了。

说回到佛上面。我无比绝望地认为《不二》还是在说佛的,性也可以是佛。无懈可击的都是佛。我卑劣的人类情感总想跟它死磕。在印度的时候,我们一行数人,一个纯佛教爱好者,仨居士,一个斯里兰卡和尚,两个印度和尚,我和另外一个非道友,共度了近20天。我们所到之处,所有人都在跪拜,都在诵念。藏人把经幡挂在一切能挂的地方,日韩泰妇女终日在贴金箔,西方游客里,看不到穿着大T恤大裤衩手持DV笑得傻呵呵的,都是搓着牙买加脏辫、穿着棉麻长衫、面色苍白、轻声细语、走路无声的。所有人的表情都像注射过镇静剂的小动物一样。这一切营造的非正常感、迷离感,迫使我们两位无信仰人士不得不一直以偷偷说和尚坏话来作为排遣。我真正恐惧的,是两千多年来的人类居然有可能没有进步,所有事儿在两千多年前都被说破了,说完了。看到越来越多优秀的头脑都转向佛经寻找答案,王朔都去写《六祖坛经》了,我感到十分无力。同时我脑子里的佛教世界也是错乱的,肉最好别吃,但豌豆尖可以吃。豌豆尖是植物界的萝莉耶,鲜嫩多汁,未经性启蒙,结果被你们下面条了。

当然我还没有结论,我打算把这些东西都先暂存在大脑里,然后间歇性地再翻出来读取一下试试。在印度时也有一些美好的经验,在菩提迦耶的大菩提塔前,我顶着日头和朋友坐在草坪上暴晒,一边冒着烟一边漫无边际地谈人类,时不时有佛的内容参与。朋友提到一本小说,好像是法国人写的,讲鲁滨逊在荒岛上的独居生活。书里臆想了地球上唯一一个人类的最终生存状态,如何慢慢泯灭社会性、人性,丧失语言、思维、欲望,最后成为一滩烂泥,与世界融为一体。我恍惚能感觉到,举凡优秀的大脑们都在想着一些近似的事,得出殊途同归的结论,只是语调有的正面、有的悲观、有的超越了这些情绪。我斗胆说《不二》也在下意识地寻找什么终极。也许再过一些年,我能归纳得出来。

2011-3-17 09:09 上午

转贴,《不二》读后感之六:二不 by 老妖

分类: 冯唐文字 作者: 冯唐

一个月前,冯唐私授《不二》,嘱我第一不可外传,第二要写读后感,长短不限,并告知阅读过程中有多少次勃起感,长短不限。

2月13日夜,北京,看了第一遍;18日夜,西安,第二遍;26日夜,四姑娘山双桥沟,第三遍——合上iPad,走出门去,山里万籁俱静,天上星大如斗,几个不肯睡的朋友坐在地上喝酒、弹琴,商量着如何环游世界与火星,不说话的两个,一个勾着头默默垂泪,一个抱着狗嚎啕大哭——低头看着他们,想起曾经同样二逼不怕雷劈的自己;抬头看见月亮,想起那些曾让我心头绵软却裆下铁硬的姑娘,一时间觉得世事美好、纠结、无常。

一个人的一生有多少经历与感受是不能在他活着的时候真实讲述的?说实在的,我不清楚,只知道憋着会得癌,除了酒精与大麻,写作也是个不错的出口——如果不想效法马克·吐温在身死百年之后把真话出成自传,不妨学学劳伦斯通过幻想让查泰莱夫人和她的情人在雨夜里做爱和裸奔——比如这本五年内大陆基本不会出版,十年内主流基本不会认同的《不二》,就属于后者。

首先,这是本黄书。

有网之后,我下港台三级也下日本AV;翻墙之后,我上youtube也上redtube——我曾固执地认为,在这方面,老外比我们坦诚,影像比文字传神。后来年纪大了,觉得文字通灵,能更好地传递作者的性情与体味,也能更全面地挑逗读者的感官、阅历与想像力——嗯,我说的是真正写得好的黄书。

单论笔法才情,《不二》不输四大名著“肉金灯痴”,再论气场性格,《不二》甚至略胜一筹。古典小说虽淫言浪语汪洋恣肆,但价值观最后也都还是回归道统,《不二》却是纯黄,黄得离经叛道弑佛灭祖,黄得欲死欲仙气质坦荡——开篇第一句,就是尼姑问和尚,要不要看她的裸体;然后在互不关联的篇章里,那些才貌各异却神完气足的人物,性起而淫百无禁忌,口交自摸白日飞升;看完庄阳与玄机的一场茶会,我觉得这是天下之至淫。

其次,这是本术书。

除情色之术,这本书还涉猎权谋、经济、军事、地理、禅宗、佛理、诗文、茶道、礼乐、中医、绘画、衣饰、家具⋯⋯有些地方细节繁复,罗列铺陈,有如亲历,比如韩愈想给玄机梳头的发式,比如庄阳想给神秀弹奏的乐章;有些地方笔法简约,不施臧否,不失神髓,比如不二家族为官的权谋布局,比如大兴城里炮房的轻资产运营。

读到慧能一边阿弥陀佛一边肉拌萝卜,突然忍不住会心大笑——社会这么现实,文科生斗不过理科生;世界偏这么乱,唯物又解释不过唯心;想来最后也唯有傻缺文青与技术流氓合体,才能经世济民,安身立命吧。

精读《不二》,效用类似金刚掌与房中术同练,活血丹与合欢散共服——术多近道,医杂近巫。

最后,这是本经书。

禅宗公案看得多了,会搞不清哪些在装逼哪些真牛逼,但《六祖坛经》里神秀与慧能继承衣钵的对偈却是雅俗共赏的经典——文笔境界,傻子能分出高下,高僧却难以超拔。在《不二》中读到这段经过演绎的旧桥段,本以为行至水穷,却不料坐看云起,不二之偈横空出世,以至色对至空,血战古人而后超越古人,如昆仑山顶一颗草。

男人的麻烦,在于长了根让人困惑的阳具,见了真正心水的女人,不光哲人王把持不住,就连活佛也要思春。然现世压抑,肉身沉重,爱欲一瞬,道德千古,于是半辈子为鸡巴说谎,一辈子给鸡巴打工。

《不二》明心见性,以色写空,似写唐代名士风流,实写个人内心体验。从大日山到冯墓山,冯唐化身玄机韩愈神秀弘忍慧能不二,纵论情色权谋佛理诗文,不时马眼看人喷我一身——极乐与极苦的草蛇灰线之中,我隐约窥见一幅冯氏苦集灭道的完整谱系。

胯下是绿腰红团,还是青狮白象,机缘由不得我;毕生是诗色双修,还是参禅悟道,结果也由不得我——所谓一念起,万水千山;一念灭,王八沉潭——本一、不二,最接近佛。

三读《不二》,一条阳具,由硬而软。我倦极而眠,却春梦连连:梦见姑娘说其实我也喜欢你你怎么不早说呀;梦见姑娘说衣服都脱外边儿吧要死陪你一起死;梦见姑娘在飞机上说师生恋挺好的在机场喊我们一起私奔吧刘老师;梦见姑娘自己脱个精光却说你说过不办我的你要办了我我真敢切你鸡鸡虽然我也舍不得——她们全都好看得紧,我也不记得梦里勃起过多少次——只知道醒来的时候,下面的鸡鸡还在,心里的鸡鸡却没了。

2011-3-10 11:37 下午

转贴,《不二》读后感之五:散漫 by 王晓

分类: 冯唐文字 作者: 冯唐

散漫说《不二》

拘谨,始终浮游于条框之间,如我这般的,也不是少数。这样的人,人前说《不二》,必须放出“二”的胆量来。
冯唐这本新作,生机无遮无拦,摧城拔寨,已非盎然可以描述:不仅扒了人的衣服,还放大器官。有具体人家,结实、柔软的器官不懈涌动,翻云弄雨,水波荡漾,到了夺人呼吸的地步。你应该记住这些器官的性格,但忘记也无妨,这原本就是小说的诡诈,尤其《不二》,作者把生理交欢作小说可视的第一项,寻的就是靠天性读书的读者。
《不二》人物,有史书里的熟面孔;言谈及背景、道具,许多也有出处,故事安排在唐代,但我读的时候,有几回问自己,这是唐代的吗?
其实冯唐自己不说,行内人也看得出来,《不二》有《肉蒲团》《金瓶梅》一类的影子。但后两本书,赘肉太多,比较起来,我不得不再“二”一回:我更喜欢《不二》。
《不二》打开了一个内容区域,不会有人承认这块区域是新的,但现实的约束、以冯唐这样的身段手法操作,那就是个新地方。而且,现下里,光灿灿担大责的作品不少,但真实不二,坦然忠于自己欲求的,我觉着还缺。
指《不二》是黄书,辩解也难。但我不太认可这样的说法。隐喻、反讽,这些词已经被用烂了,我只说,《不二》的内容表现有其他指向,绝非旧世文人的春宫画所能替代的。我成不了评论家,因为我不知道怎样将一部活生生的原创作品剖开,揪出一个具体明确的主题来,再给它打上深远的标记。那也不合我的阅读取向。就说我懒吧。我喜欢蕴含多种意味、有偶然效果的作品。叙述语言也是,得空就或东或西地敲一两下。我顽固地以为,《不二》就是这样的作品。
《不二》起首有一个情节:玄机在东山寺“咄咄逼人“之后,弘忍转身入山门,讲了一段话:”你这也叫寸丝不挂?吹牛屄啊?你母亲贵姓?没学会走先学跑,山上风大,长安多猫,别瞎鸡巴叫了。“这话令我此时紧张,这一堆原本不想端着,没留神又端起来的文字给人看见之后,身后会不会也有人这样高喊?
管他呢。前面已经有铺垫了。“二”一回的感觉真好。
附带:《不二》还解决了我一个私人疑问,一个学妇科出身的男人怎样看性。噫嘻!谢冯唐。




首页 我是冯唐 冯唐小说 冯唐随笔 冯唐博客 微博 媒体报道 批判冯唐 链接 留言 联系
© Copyright by Fengt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