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是冯唐 冯唐小说 冯唐随笔 冯唐博客 微博 媒体报道 批判冯唐 链接 留言 联系

博客首页 | 文章列表

2009-2-14 10:54 下午

黄书问答

分类: 冯唐文字 作者: 冯唐

1 你什么时候开始想写一部“黄书”,为什么?

看完《肉蒲团》之后。首先,我觉得我能写得更简洁、更直接、更美好。其次,我觉得这是一件造福万代的伟大的事情。再次,对于这个内容,我有表达的冲动。

 

2 给你正在写的黄书想一个宣传语吧!

真黄,一本纯真的黄书。

 

3 你看的第一本情色小说是什么?给你怎样的影响?

《查泰莱夫人的情人》。应该是在高一,湖南文艺出版社或者是湖南人民出版社的中译本,看得我拧巴了一年,以为性爱是件比宗教还宗教的事儿。大一在信仰陆军学院军训一年,又看了企鹅出版社的英文原版,看得我乐了,原来屈原那种花草情怀、帝王暗恋在英国变态知识分子中也根深蒂固。这是一本人生观、世界观和审美趣味都有问题的小说。

 

4 从文学的角度,你最欣赏哪种类型的情色小说?

《十日谈》和亨利米勒,坦然、智慧、世俗、嚣张。

 

5 看到你很抵制美女作家的下半身写作,那你认为情色小说的精髓应该是什么?

我不抵制下半身写作、胸口写作、肩膀写作等等,就像我不抵制纯爱写作、玄幻写作、惊悚写作等等。我抵制劣质写作。情色小说的精髓应该是好色而不淫,悱怨而不伤。

 

6 中国没有传统意义的情色小说,有的话也出版不了,那你还坚持写吗?

写,至少写完手上这一部,为了自渡,为了渡人。

 

7 黄书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什么?

我不知道我们的生活是什么。给我的生活带来了浮云、斜风和鸟叫。

 

8 情色小说能提高中国人的性和爱的质量吗?或者,仅仅是更加大了意淫的成分?

不了解中国人的性爱情况,没做过调查,没学过。我过去的医学专业是妇科肿瘤。

 

9 你认为中国缺好的情色小说吗?

非常缺乏,不仅在中国。

 

10你的小说是给谁看的?如果误入孩子手中怎么办?

给心智健全的人看。孩子比很多成人心智更健全。我未成年的时候看了误入我手的《金瓶梅》,现在也没变成西门庆或者潘金莲或者武松或者武大郎。

 

11你觉得作为一个成人,有成千上万的A片可以选择,那我们还需要情色小说吗?

A片是被动的,看小说是在被动和主动之间。把文字转化成脑子里的热气,需要读者的主动。这种主动,在现在的时代,非常难得和重要。就像在每天有100个台在放300部傻逼电视剧的今天,每天看5页《尤利西斯》也是非常难得和重要。

《不二》代后记:我为什么写黄书

分类: 冯唐文字 作者: 冯唐

有某个女性朋友问:“我不奇怪你会写黄书,但是你为什么要写黄书?只是为了发泄吗?为什么啊?啊?”

有某女作家一针见血地指出:“你的核心读者群是三十五岁到五十五岁的中年妇女,他们正在相夫教子,和绝经和绝望搏斗,渴望爱情。她们需要的是浪漫爱情和性幻想,不是黄书,你这样转型,是自掘坟墓。”

实际情况是,从二十多年前我捣腾汉字开始,我写作从来不是为了功名利禄、经世济民、传道解惑,从来都是为了发泄,从来都是被使命驱动、神鬼附体、龙蛇入笔,从来都是为了一些细碎的、肿胀的、一闪一闪无足重轻的原因。瞬息间我也羡慕过靠写作一年挣成山成岭的银子,名气大到需要戴墨镜上街,签名售书时千万双手在面前挥舞,被扔臭鸡蛋、可口可乐或花朵,但是那些只是瞬息间。更多的时候,我告诫自己,第一不能忘记的是写作带给我的单纯的细碎的离地半尺的快乐。我的脑袋是炼丹炉,不是必胜客的烤箱。

总结我写黄书的动机如下:

第一,自《肉蒲团》之后,过去二百年中,没有出现过好的汉语的黄书。即使是李渔的《肉蒲团》,也是唠唠叨叨,总共二十章,论证自己是佛教启蒙读物而不是黄书就用了前三章。

第二,写黄书不易。写得不脏,和吃饭、喝水、晒太阳、睡午觉一样简单美好,更难。手上正在写的这个《不二》是按这个要求做的一个尝试。

第三,小时候壮烈装逼成长时,常看文艺片,惊诧于人类头脑的变态程度,也常看毛片,听说自摸严重危害健康而惶恐终日。总想,为什么暴风雨不能来得更猛烈些呢?为什么美好的文艺片和美好的毛片不能掺在一起?这样,会不会给人们一个关于美好生活的全貌?具体操作时,才发现,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灵肉过渡的别扭程度,不小于生与死。

第四,眼看快四十岁了,现在不写,再过几年,心贼僵死,人世间就再也不会有这样的十来万字了。现代医学看得更仔细,男人也有绝经期,“老骥明知桑榆晚,不用扬鞭自奋蹄。”

第五,我们下一代这么美好,如果都靠看非我族类的日本AV和非我教义的基督教派的《查泰莱夫人的情人》和《巴黎屋顶上》启蒙,作为中文作家,我内疚。

第六,希望在过程中自我治疗好过早到来的中年危机和抑郁症。

至于这本黄书的风格,我是经过反复摸索的。

首先,写完《北京,北京》之后,我决定不再写基于个人经历的小说了。基本意思已经点到。对于成长这个主题,《北京三部曲》树在那里,也够后两百年的同道们攀登一阵子了。

我决定写在成长之外,我最着迷的事物。通过历史上的怪力乱神折射时间和空间范围内的谬误和真理。先写三部。第一部,《不二》,着重于“乱和神”,色情和宗教,背景是中晚唐。第二部,《天下卵》,着重于“力”,凶杀和色情,背景是辽金。第三部,《安阳》,着重于“怪”,医学、巫术和古器物制作,背景是夏商。

开始构思《不二》的时候,想分甲乙卷,甲卷写禅宗在中晚唐的西安,乙卷写禅宗在中晚唐的敦煌。甲卷纯色情,乙卷纯精神。甲卷色情到估计在网上也贴不了了,乙卷精神到或许只有北医六院(简称神六)的病友能有耐心从头读到尾了。但是写作过程中,越来越觉得这样太装逼,太“二”了。决定还是按现在这个样子,合在一起写,淋漓而下,意尽而止。

过程中发现,编故事,其实不难,难的还是杯子里的酒和药和风骨,是否丰腴、温暖、诡异、精细。

是为后记。

救场访谈:在爱情的世界替老天照顾好自己

分类: 冯唐文字 作者: 冯唐

(为某时尚杂志救场,做以情人节为主题的访谈)

主编寄语:爱情是一个恒定的主题。在甜蜜的2月里,更是爱的主题。而在爱情中,两性关系又是那么的纠结又不可分离。这是一个难以谈论的话题,因为其中有特别多的冲突,而且是极其个人的事情。冯唐的作品中涉及到很多两性的内容。而且作为优秀的成功男士,也受到很多女性的喜爱。当今,女人对于优秀的男人有很多困惑,女人不明白,他们到底想要什么。同时,女人也想知道,她们对男人的一些看法男人是如何看待的等等话题,所以我们今天讨论一下关于两性关系的话题。

 

徐巍(以下简称徐):生活就是一场仪式。我们对人生的记忆,是靠形式来记忆的。你是否觉得,中国女人对情人节也有一种期盼呢?中国男人会怎么看?

冯唐:我个人认为,对这种仪式的需要,男人和女人是有区别的。女人希望对于男人来说,自己是最重要的、是唯一的。但男人限于各种社会、经济、生理、心理、自身等原因,可能就不一定能满足这种需求。但同时,男人其实也是需要一种仪式化的。比如,我自己好多记忆都是从特别小的时候记起的。男人都会在小东西上有很清晰的记忆。但是不会太在意具体的时间。男人们很早就不在乎生日、情人节等等。而女性的仪式感会强烈些。总是期望能独特。比如,不管有钱没钱,哪怕是买一枝花,在一个独一无二的日子里,你把时间给了她,哪怕吃卤煮火烧,她也会很开心。但是如果找到种种借口,不能和她一起度过这个特殊的日子,即使是给予了完完全全一样的东西,却会差得很远。大多数女人是比较较真。

 

徐:我们总说,婚姻要经营,经营是否就是靠这些所谓形式主义的东西作为其中一方面呢?

冯唐:你说的是没错的,但是这事要这么看,一个让自己好过和别人好过的矛盾关系,你当然期望,你喜欢的这个男人,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搁在你身上,把你永远排在重要次序表的第一位或者至少是第二位、至少在女性里面是第一位。我觉得老天是这样设计女人的。但是老天设计男人是不同的。不能完全满足女人的这种需要。老天这种设计,我总认为是为了把基因生存下来的概率最大化,他一定有一个喜新厌旧的机制设计在里面。人有很多生理设计,比如腐败的东西吃了会吐,见一个人次数多了就烦了,不想见了。两性关系中存在这样一个不可调和的矛盾,我说的是多数人。

 

徐:很多女人对于两性的困惑,很大程度是觉得男人和我们是不一样的。心理学家也说,动物学里,男性是要把更多的基因撒向四方,而女性就是靠展示自己的美丽来吸引男性。所以有一种观点,男人的天性是不可避免的。你是这么认为的吗?

冯唐:首先,男人的设计里,一定有这种成分。但是人比动物要高级一点(谁知道呢)人比动物的长处是,人会反思。你会想,人和人区别真的有那么大吗?比如第一个遇到王姑娘,你爱她爱得要死,但是当她消失的时候,你真的会死吗?比如世界上只有李姑娘,哪怕是你远房妹妹,你能不睡她吗?所以说,你要这么看,“唯一”的基础是很不牢固的,基础不在,你的需求也站不住脚。比如王姑娘说,你要把我看成生命中的最重要、唯一的,这事不靠谱。

 

徐:你对于女人对于男人的一种说法——男人是用下半身思考的怎么看呢?

冯唐:我觉得不是。小孩很可能是靠下半身的,小孩是有佛性的。我遇到一个小孩,是外国人,在中国长大的,说一半中文,一半德文,保姆是中国人。他第一次在后海见到鸭子时,他说:鸭鸭。以后见到所有飞的,都叫鸭鸭。他在现在这个阶段,见到鸡、笼子里的孔雀都叫鸭鸭。见到车,都是车,奔驰宝马奇瑞,都叫车。没有任何区别。话说回来,在人生观和世界观形式之后,对女人的评判,是一个整体的印象,不只是看身段和容貌如何,而是看一个整体的所谓的气质。

 

徐:你写过《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里面谈到了很多男孩子青春期的成长,包括对女人的想法,那你觉得男人十八岁、二十八岁、三十八岁对要求的姑娘是不一样的吗?

冯唐:那当然。这个我只从效果说。十八岁是需要的姑娘,应该是刺激他幻想的。能使他畅想一下未来是什么样子的,未知是什么样子的。不能完完全全是整天能和他傻玩傻笑的那一类,纯哥儿们的那种。 二十八岁,是最难说的。人和人差异就特别大了。有些人是求心安省事,我自己就是一个例子。比如以前特别苦,总是遇到特别能折腾的,我就会想,哎呀真无聊、真烦人。当时还小,还有很明确的理想,我要看书、我要考试、我要做个科学家,我要替人类攻克卵巢肿瘤等等。所以当时畅想一个特别懂事的、省事的女人,抓来当老婆。还见过喜欢成熟的。这类女人,能教会你很多人生的道理,明白很多事,比如,告诉你穿西装要把袖口上的商标剪掉,比如,好的西装袖口的扣子不是假的,是可以打开的等等。当然,我也见过就图好看的,脸好看,身体好看。最好傻了吧唧的,心软,一骗就上当,一劝就心情好。

 

徐:三十八呢?

冯唐:在这时候,我认识的这些人都是图舒服。比如,压力已经很大了,不要给我压力了(虽然也许也没什么压力)最好也不要较真,情人节为什么要和你吃晚饭呢?你看天气也不好,风水也不好,人有多,玫瑰花也贵,换一天吧,改八月八号吧,奥运开幕了。对方立即说:“好啊好啊,八月八号也很好。”男人会倾向喜欢这类的。或者女人心理很明白,也不和你计较。

 

徐:现在有一个观点,人一定玩够了才结婚。不能说绝对玩够了,玩够了相对来说会安全一点。你觉得男人是这样吗?

冯唐:生态系统,物种越多越稳定。最怕小孩的那种世界。车、树、男的,女的,这样很容易死的。一种植物有一种病,对他来说是致命的,生态系统就塌陷了。反而是特别丰富的,好几十万种细菌更容易存活。男的经历过了,就会见怪不怪了。少见才会多怪,多见才会少怪。一直和一个人过着和尚般的生活,他会想,除去尼姑之外,其他女人长什么样子呢?有很强的好奇心。当然也有例外的人,不需要经过繁华世界,就跳到了彼岸。繁华世界的差异都是假的,小孩子都是对的。所面对的,就是女的,吃的,喝的。但是这种人少。那得是多高的道行。

 

徐:我们以前做过一个话题,经历过多少男人才能成为女人,后来发现没有答案。比如我们经历很多,熟能生巧,但是就能找到爱吗?今天人们怎么判断这种数量和质量的问题,你相信什么呢?你是怎么去把握自己呢?

冯唐:我觉得人和人是不同的。我也见过,在有些人的头脑中,一个花都可以是一个世界,为什么一个美好的姑娘不能是你一辈子的事业呢?有些人对男女的事情不太感兴趣,一辈子守着彼此过日子,够了。这些人可能会养很多种花草,养好几条狗。其实,没有对与错。一个是少,十个是多吗?看你是怎么想。一切都是相对的,人需要做大致的权衡,不要算得太仔细。听从内心的召唤,内心召唤很强烈,就做呗,内心召唤不强烈,就老老实实呆着呗。

 

徐:在爱情上,你的世界观人生观是什么呢?

冯唐:有一个底线,就是得真心喜欢才可以,就是不能为名为利做这件事情。只要是真情所致,我都能理解,我都鼓掌。

 

徐:你觉得男人一生爱的女人,是同一类吗?女人会爱上各种各样,匪夷所思,差的十万八千里各种各样的男人。但是,我们发现男人所爱的女人,是特别像的一类人。你觉得呢?

冯唐:我觉得女人爱的成分比较多一些。有很多博大的母爱在里面,所以范围会宽泛一些。我见的男人喜欢的类型确实比较窄。

 

徐:我看过你写过的文章有一句话。“一个女人的美丽,一分姿色,二分打扮、三分聪明,四分淫荡。”这句话怎么讲?

冯唐:我觉得挖深一点呢,淫荡是一个很好的词,只是很多人没有足够的智慧和人生观不完善,不能理解这件事情。真正大聪明的人能很正确的对待。淫荡,如果恰当的表现出来,往往是有大智慧、独立思考、自由精神,有我最喜欢的东西。比如韩国人说:“通奸是个罪。”她就说:“啊,通奸是罪,我不能做。”那你的脑子在哪里呢?如果你的脑子和别人的脑子是一样的,我看《人民日报》好了,我何苦和你逛公园呢?何苦和你吃饭呢?我还不如对着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吃饭呢。

 

徐:你的小说里面有很多写情色的,你觉得情色的觉醒对一个人的意义很大吗?

冯唐:我写情色主要是为了弘扬自己用自己的脑子想事情,自己尊重自己,独立思考,自由精神,而不是总跟着别人走。有时候,老天就给你十毫升的东西。你又不敢用,甚至叫它蒸发,那是暴殄天物的表现。我觉得情色是一个非常好的载体来表示自由独立、相对自我完善的东西,需要正确对待和把握的东西。

 

徐:你觉得情色的最高境界是什么呢?

冯唐:高的境界是把这个情色看成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所有的欲望的产生都是有基础的。你自己觉得美好,又不伤害其他太多人就可以,如食蔬饮水,是生命的一部分。老天这么生的你,勇敢面对吧。类似节食,你乐意,可以。你戒色,你乐意,也是可以的。如果我们对待情色和对待吃饭喝水睡觉一样,我们的心态可以更健康些,去精神病院的机会少些。

 

徐:人们对婚姻有很多质疑,说违反人性,最好两年一签,不断续约。但是也有一种说法,说婚姻和爱情无关,是人类繁衍制度的一种方式。之所以采用呢,是因为婚姻容易使人保有幸福感。如果不停的换,其实就更难。你觉得呢?

冯唐:我觉得说的很对,婚姻是社会的东西。是为了维护社会的稳定。

 

徐:你当时结婚的时候,是怎么想的?

冯唐:当时二十八九岁。情景很特殊,我们在美国,我第一不喜欢一个人吃饭,第二不喜欢吃西餐,第三不会做饭,没下过厨房。所以要找到一个能帮我做饭的,能一起吃饭不烦的。我现在的老婆在当时事儿少,会川菜。在一起不到两年的时间,一次吵架也没有,我觉得我过上了社会主义新生活,感觉特别好。临回国的时候,她说是不是把婚结了再回来,像我脑子里想法这么多的人,当时什么也没想,觉得是一件特别应该做的事情,就做了。

 

徐:但是很多男人不愿意结婚,他们会觉得应该多享受一些,婚姻毕竟是束缚。像你这么优秀的男人,怎么会享受平淡的婚姻生活呢?

冯唐:我角度和你不完全一样。我是需要巨大个人空间的人,自己呆着,这是核心。保证这点,其他的才好商量。说到底,人是个体的人。一个人首先要做的是替老天安顿好自己。

 

徐:英格玛博德曼的话剧《婚姻风景》中有一句话对我触动特别大。讲的就是一个男人害怕孤独又害怕束缚,在婚姻里跳来跳去。你怎么看待孤单和束缚呢?

冯唐:自己还是要替老天,替社会照顾好自己,这是一切的基石。是能够和周围的人和谐的一个起始点。为什么这么说呢,我平时也看到,为什么有些人疯狂地要当官、要赚钱?因为他心里发虚。他们一定要通过风云变幻,要通过变化来打发时间。就不能有一个固定的爱好,简单而丰富的乐趣吗?这些人从这种程度上说,自身的生态系统不完整。

 

徐:有些人把爱情叫做持续的多巴胺分泌。因为这个理论,有些人会觉得爱情很没劲,还有一种人觉得,我的人生就要不段追求刺激。你觉得呢?

冯唐:恩,我觉得都行,纯粹个人选择,就看你对这件事情爱好不爱好了。我觉得也可以当成是一种爱好。我也见过要结婚四次的,真的很有勇气。就像你说的,多巴胺是共通的,性、毒品、宗教,老天肯定是设计了一个套。你愿意钻这个套,那就生生死死,天堂地狱。如果不怕遗憾,一辈子不碰不沾,安稳百年,也挺好。

 

徐:你觉得有一生一世的爱情吗?

冯唐:那要看她是多大岁数了。姑娘如果是二十岁,就说:有。人生导师都是这样说的。姑娘如果是八十岁,还问这个问题,就说:有。临终关怀都是这么做的。姑娘如果是四十岁,就说实话吧,就算了吧。一生一世的爱情不靠谱。你可以说你有一生一世的偏好。比如说,我就喜欢吃黄瓜。你会一直吃黄瓜。但是你不会有一生一世的第一次吃黄瓜的那种感觉。无法想象,哪怕一个天大的美女,一起呆了二十年,每次见到,你总能饱含第一次见她的激情,在内心里呼喊:“啊,大美女,啊,大美女。”情圣啊,傻啊?

 

徐:你觉得爱情需要学习吗?有人觉得爱是本能,不需要学习。我觉得本能和有没有爱人的能力是两回事。你觉得,我们在爱里,怎么成长和学习呢?

冯唐:当然,首先要有兴趣爱好,有天赋,然后才是后天的学习培养。一切复杂的事务,都存在一个由简单到复杂,由复杂到简单的过程。爱情的确是本能,你的确有一个自发的冲动,想知道理解这件事情。但是其实这里面涉及到方方面面。至少有对方、对方的父母、以前的历史、未来等等,同样你也有一套你的东西。这么东西在一起,还真是有很多的风险的。是需要一个学习的过程的。学习什么时候简单,什么时候复杂,什么时候不去想等等。

 

徐:今天两性关系上,真的没有标准答案。好多人年轻的时候,就想找到一种标准答案。后来发现,什么都是不存在的。你觉得人们对两性关系最多的迷失,就是爱是永远不变的吗?

冯唐:哪有永远不变的呢。最大的迷失就是认为爱是永远不变的。还有一个迷失就是,认为找到真爱,就能解决自己的问题。其实问题都是你自己的,不是别人的。

 

徐:很多优秀的女性会说,世界上没好男人了。你怎么看待?

冯唐:好男人还是有的,要去找。要知道,自然界是平衡的,世界是基本平衡的。你没有理论基础认为,男人作为整体比女人差太多。可能从个体上来说,你比张三李四好。但是整体上不能说,女生优秀男人差,那是因为你没有接触到好的。

 

徐:但是很多优秀的男人会面临机会选择,看花了眼。不想结婚。你自己从北京到香港到麦肯锡。你自己有没有这种感觉呢?

冯唐:还好吧,还要看她自身的能动性。过了一定的年龄段,女的也不想结婚了。男的也不想结婚了。可能他适应了这种一个人的状态,一个人,偶尔有一段关系,可能浅可能深,可能快乐可能痛苦,可以进可以退。这种状态,习惯了,他会想,为什么一定要结婚呢?这又回到了人的设计的问题。其实我觉得原来人的设计,人不该活得的这么长,往往三十多岁四十多岁就死了。十几岁二十出头的时候特别想结婚生子,但是过了三十、四十,一个人的日子过习惯了,觉得整体和同一个人呆着很烦。我身边有这样的。男女都是一样的,也不见得女人就想嫁人。

 

徐: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女人,是很可怕的。会迷失方向,你觉得这样的女人多吗?

冯唐:挺多的,作为人都是挺多的。人要明白,没有一个状态是十全十美的,没有任何一种状态是挑不出了毛病的,所以说。你自己心里一定有一个轻重缓急。比较差的人是觉得什么都觉得重要。所谓成熟,就是有能力判断优先顺序,有信心坚持这种判断,不能今天觉得,老公能清闲能多陪你是最重要的,明天又觉得,老公赚钱给你空间是最重要的。这就是传说中的拧巴。

 

徐:这是否是一个人成熟的标志?

冯唐:是的,是非常重要的标志。一定要想明白,在相对的时间段要的是什么。可以变,但是变也要想明白。你不能要求猴子不长毛,这是你自己找别扭。最差的战略不是你选错了方向,最差的战略是摇摆不定。

像小孩儿那样恋爱

分类: 冯唐文字 作者: 冯唐

(2009年时尚杂志文章,其中部分段落来自我一篇尚未发表的文章)

我喜欢半透明的事物,湖水、积雪、藕粉、镜头、老玉、新茶、历史、游记、肉皮冻、高粱饴、晚唐诗、《五灯会元》、维多利亚时期的唠唠叨叨的英国小说,当然还有各种心智健康的半透明的妇女。

我想,老天就是这么设计我们的。在所有这些美好的半透明的事物之间,我们还是最热爱妇女。妇女是生命之光,智慧之泉,比世界大一寸,比时间长一天。

但是在所有这些美好的半透明的事物之间,最难懂的还是妇女,比藕粉、老玉、甚至《五灯会元》都难懂,仿佛八个未知数的方程组,只给了六七个等式。

过了三十五岁之后,一两年里会有一两天,再累也睡不着觉,还有好些事儿没做却什么都不想做,胡乱想起星空、道德律、过去的时光和将来的无意义等等不靠谱的事情。这样的一天晚上,我坐在上海人民广场旁边一家酒店的窗台上,五十几层,七、八米宽的玻璃窗户,下面灯红酒绿,比天上亮堂多了,显示我们崛起过程中的繁荣,仿西汉铜镜造型的上海博物馆更象个有提梁的黄铜尿壶,射灯打上去,棕黄色的建筑立面恍惚黄铜质地。

心想,没有比人类更变态的物种了。夜晚应该黑暗,眼睛发出绿光仰望天空,人发明了电灯。双腿应该行走,周围有花和树木,人发明了汽车。山应该是最高的,爬上去低下头看到海洋,人发明了高楼。

心想,我被变态的人类生出来,从懂事开始,周围基本上都是些变态的人类,阴茎细小,阴户紧闭,心脏多孔,脑袋大得仿佛肿瘤。涉及阴户的,情况往往凶险复杂,变态的人类给进出阴户这件事儿赋予了太多心理性的、社会性的、哲学性的内涵,使之彻底脱离了吃饭、饮水、拉屎、撒尿等等简单生理活动,比进出天堂或者地狱、肿瘤发生、社会变革、宗教创立等等显得还要诡秘。

没懂事的小孩儿还没来得及变态,他们通常更直接,更不二,更佛。所以,我更喜欢那些小孩,更倾向于在男女之事上,像小孩儿学习。

我遇到一个在北京出生、才一岁多的外国小孩儿。保姆是中国人,父母是德国人,这个小孩儿说一半中文,一半德文。在后海,他第一次见到鸭子,他跟着保姆叫:鸭鸭。以后见到鸡、孔雀、鹌鹑、孔雀,他都大叫:鸭鸭,了无区别。在电视里,他第一次看到小轿车,他跟着妈妈叫:Auto。以后见到车,奔驰、宝马、奇瑞、吉利,他都叫:Auto,了无区别。

问题是,小孩儿总要长大,变得和我们一样。他很快就会知道,哪些是鸭、哪些是鸡、哪些只是刺了青的问题少女。他也很快就会知道,哪些是奔驰,哪些是吉利,甚至会知道奔驰里,是哪些S600,哪些是Brabus改装的S600,哪些是经过AMG改装后的S65

所以,在花花世界里花花之后,我们需要重新学习不二。

在毕业之前,尽管知道阴户的凶险复杂,当积雪在湖岸渐渐堆积,我吃完一盘肉皮冻,拿起镜头,还是想起那伟大的心智健康的半透明的妇女,还是希望她在此时此地,想分她一块高粱饴,给她倒一杯新茶,和她唠叨一下我一直没读完的唠唠叨叨的《呼啸山庄》。

2009-2-9 08:55 上午

有物先天地

分类: 冯唐文字 作者: 冯唐

大宗师说,有物先天地。小鸟执着地衔五色杂物回巢,小兽执着地叼五味杂物回穴,人执着地患得患失,物欲和物执的程序设计早于鸟、兽和人类的出现。

中文总结男人的物欲,最简洁的是《金瓶梅》。崇祯版《金瓶梅》的序言猜想书名的由来:盖金莲以奸死,瓶儿以孽死,春梅以淫死,较诸妇为更惨耳,所以用这三个人的名字缩成书名。我的猜想是,金子似指潘金莲,实指财富,瓶子似指李瓶儿,实指酒,梅花似指庞春梅,实指女色。金钱酒色,是中国男人最大的物欲。

外国男人也是男人。英文总结男人的物欲,最简洁的用3WWealth(财富),Women(女色),Wine(酒),和《金瓶梅》总结的一模一样。也有说5W的,添了Watch(手表)和Wisdom(智慧)。手表本来就是西方物理学和工业化的产物,思考星空和道德律的中国人,有史以来不是被招安后阉割后安置到翰林院就是被简单杀掉活埋掉,所以手表和智慧不在中国男人的传统物欲中。

我原来不理解为什么财富也是一种物欲,觉得财富应该是实现其他物欲的基础,不应该和其他物欲在一个层面。后来见多了挣了一千万想十个亿、挣了十个亿想一千亿的男人,渐渐明白,这时候的财富已经不是其他物欲的基础,本身已经是一种最大最变态的物欲了,尤其是对于眼睛小、个头小、鸡鸡小、有个悲惨童年的男人。

过去三十年,我经历了从物质极度匮乏的时代到物质极度泛滥的时代。

三十年前的酒,是暖水瓶打来的散装啤酒和玻璃瓶打来的散装二锅头。散装啤酒到家已经热了,喝干几个暖瓶也不醉,觉得过去几缸几缸喝酒的水浒好汉,不过尔尔。现在的啤酒是不在青岛生产、不用崂山泉水的青岛瓶啤。现在的二锅头有500块一瓶的,光天化日之下闭着眼睛说自己窖藏了20年、30年、50年。欧洲和新世界的葡萄酒零关税进入香港,喝着100块以上的纳帕,想着号称12年陈的长城,感觉坐在MAN重卡里看着蜀国的木牛流马。

三十年前的色,是将校呢制服黑皮靴大波浪卷花头叼美丽牌香烟的国军女特务和坚贞不屈宁死不从爽死不叫的我党妇女战斗队长。现在的色,是淮海路上被时尚杂志长期指导下的女白领,是后海湖边溜达的女记者和女编辑,是腊肠小陈和劈叉小章,是硬盘里30G的饭岛爱和芹沢直美。

三十年前的财富,是陈佩斯点100100元的人民币。现在的财富是比拉斯维加斯还大20%的澳门博彩和被我安全部门仔细研读的快速变幻的中国富豪榜。三十年前的好表是海鸥和上海,现在的好表是三问月相万年历陀飞轮百达翡丽和清宫鎏金铜镶嵌珐琅料石转花花盆顶报时鸟音乐钟。

物件的确存在高低贵贱,但是物欲和物执并没有太多区别。可以追求对物件高低贵贱的见识的增进,但是别期望登上华山不想着泰山,登上珠峰不得抑郁症,不感觉人生虚幻。或许正道是知道这些高低贵贱的差别之后,通过勤修苦练意识到,这些差异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不同物质在不同时候,给我们的同样的细小的快乐和温暖,放佛黑暗中向一只小手握过去,不管它产于河南还是法兰西。只有在这种见识下,才能捡到篮子里就是菜,烂梨也解渴,才能不强取豪夺,不拧巴,不折腾。

大宗师说,不为物先,不为物后,故能为万物主。




首页 我是冯唐 冯唐小说 冯唐随笔 冯唐博客 微博 媒体报道 批判冯唐 链接 留言 联系
© Copyright by Fengt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