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是冯唐 冯唐小说 冯唐随笔 冯唐博客 微博 媒体报道 批判冯唐 链接 留言 联系

博客首页 | 文章列表

2008-2-21 10:42 下午

伟大的时代

分类: 冯唐转贴 作者: 冯唐

很少灌水,这次灌水,因为在一瞬间觉得,我们真的生活在一个伟大的时代。

相比这个时代的女性而言,这个时代的男的都怎么了。有“拍”完老虎去领奖的,有“拍”完羚羊去唱赞歌的,有拍完逼去美洲找妈的,没有一个有性情胆识的。

又印证了欧洲人的老话:女性之光引导我们前进。

ZT:张柏芝:我永不道歉

大家好,我是张柏芝。

其实我并没有打算对这件事做任何的回应,因为在我看来,除了阿仔和他的家人我不欠任何人交待。不过我的助手跟我说,这世上有一群人,他们是我的FANS,他们曾经为我的作品买单,让我可以去买LV的包和Chanel的裙子,让Lucas可以在很好的医院里出生。这些人曾经很喜欢我,为我欢呼尖叫,并给出关怀和支持,而现在他们很伤心很难过,觉得受骗上当,甚至很愤怒,而我也需要对他们有个交待。

说实话我觉得这件事情挺无聊,我和什么人做爱,在什么地方用何种方式,那都是我自己的事,现在搞得来似乎全世界人都有权利来关心似的。我知道你们都在等什么,等着看我如何为自己辩解,把谎话说圆,把责任推开,然后很得意的笑两声,说这个傻逼女人,连说谎都说得那么蠢。

 不过很可惜,这一次你们要失望了。

 照片是真的,和不同的男人做爱、磕药、通宵跳舞这些事我全干过。别问我为什么,我想,这世上很多人都会有不想规规矩矩做人的时候,只不过,有些人想了没做,有些人做了没人知道,而我想了做了,很不幸,还让你们都知道了。

我这辈子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我犯过很多错,有很多错得相当离谱,也伤过不少人,但那些人里面不包括坐在屏幕前面等着看这份申明的你们。被我伤害过的人我会去弥补,用我的下半辈子,如果他还需要。

 不必称赞我很有勇气,承认这些不需要什么勇气,因为即使不承认也不会有人相信。而且我好像也从来没有隐瞒过,说实话我还以为这年头不蒲夜不磕药不滥交才是怪事,我不知道原来我形象一直以来还挺清纯的。

 为了给好这次交待,我的助手帮我收集了一些言论。

 我很抱歉杀了大家心目的玉女张柏芝,但我想你们应该会快的找到替代品。

 我知道有很多人在等着我自杀,但我实在想不出我为什么该死,所以又让你们失望了。

 有很多人在指责我说谎,这让我很惊喜,我还以为这个世上不掌握点说真话的技巧已经活不下去,原来大家还都这么天真,还在要求人类在任何场合对任何事都诚实坦白。这是好品质,虽然我不拥有,但我希望你们能保持。

不过有一件事我没有说谎,我和陈冠希没有拍拖过,我们做爱,但是没有拍拖,明白我的意思吗?

看到有爸妈觉得我教坏小女生,好吧,虽然我不是小朋友的偶像,但喜欢张柏芝这个名字的人里,可能真的有小女生。那么我想对她们说得是,没什么意思,那些看起来很刺激很好玩的事,我都做过,没什么意思,我现在觉得都特别无聊。当然我不相信靠我这样假模假样的劝两句会有什么用,榴莲有多臭,要吃过了才会知道。

说实话我现在挺后悔的,后悔没有意义,听起来也很虚伪,但这后悔是真的,否则我会继续那样过下去,而不是跟人结婚生小孩。

我嫁给阿仔是因为我爱他,他是最好的男人,他让我觉得即使什么都不干,只是发呆看着他,也比跟别的男人做爱更快乐。我曾经打算把后半辈子全交给他,我会很乖,全听他的做,我觉得这样会很幸福。我一直都很笨,搞不清楚自己要什么,但是他聪明,他会保护我,照顾好我,让我什么都不用想,我以为这就是幸福。他说会用性命来搏这场爱情,我以为这样的日子会很久……

阿仔没看那些照片,这些天我一直在陪他打电动,他跟我说没事,只是需要一点时间。我一直在等他,等那点时间过去,他说什么我都会照着做,我相信他会照顾好我,也照顾好Lucas。
任何事情都会过去,会很快,可能三个月后你们就不再关心这些照片,或者半年,三年,如果时间太长,我会带着Lucas去国外。只要别少买包少买衣服,我的钱还很够用,所以不用帮我担心Lucas的生活,即使离婚我也不会把Lucas交给别人去养,我不相信会有人比我更爱他。

好了,该说的都说得差不多了,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坐在屏幕前面等着听我说这些破事。说实话,我当年磕药滥交,我也觉得自己挺下流的,不过,看着我的照片打手枪,一边骂我下贱一边到处搜索新照片的你们也没高尚到哪里去。

所以,我觉得,我就不必向你们道歉了。

就这样吧,这就是我的交待。

晚安!

贰零零捌年贰月拾肆日情人节

 

ZT:领导谈胡紫薇同志的英勇事迹

同志们,刚才认真观看了胡紫薇同志在CCTV奥运频道开播仪式上的英勇事迹后,我想从以下几方面谈谈自己的感受。请同志们注意会场纪律,把饭票都收起来,我尽量简短,不耽误大家的用餐时间。 

首先,深入落实科学发展观,坚持创新精神。胡紫薇同志之所以能一炮打响全中国、使广大人民群众彻底认清张斌同志的真面目,和她创造性地发展出一种全新的控诉模式是分不开的。胡紫薇同志平时就注意关心国家大事,并注重积累国外优秀政治家的名人名言,因此,当得知自己的丈夫让另一位青年妇女受孕成功时,胡紫薇同志沉着、冷静地忽然出现在CCTV奥运频道新闻发布会的现场,高屋建瓴地将鸡毛蒜皮的家务事与某法国外长的政治发言巧妙结合,既让敌 人措手不及,又提升了自己演讲的层次,向全中国、全世界人民展现了新时代秦香莲的优秀素质。 

其次,加快推进职业能力建设,提升专业技能。大家从刚才的视频中已经看到,胡紫薇同志在发言时,数次被蜂拥上台的CCTV工作人员抢夺话筒、推搡阻挠。但是,作为北京电视台主持人中的业务骨干,胡紫薇同志面对如此恶劣的形势,放弃“等、靠、要”的思想,积极发挥自身特长,在没有扩音设备的情况下,凭借扎实的播音员功底,将自己的声音传送到现场各个角落。尤其值得大家学习的是,胡紫薇同志的普通话字正腔圆,表达流畅自如,丝毫没有受情绪的影响。反观我们上海多家电视台、电台的主持人,男主播学女人说话,女主播学鸡说话,媚港媚台作风严重,缺乏专业新闻工作者应有的职业素养。我们应当通过这次学习认识到差距,借2010年上海举办世博会这一有利契机,努力推进主持人专业技能建设,争取让上海的广电事业迈上新台阶!(鼓掌)。 

第三,坚定不移地培养高尚的审美情趣,注重形象工程。同志们,不知道你们注意到没有,胡紫薇同志此次演讲的衣着十分得体。巴宝莉经典的牛角扣连帽风衣,搭配同色系巴宝莉格子围巾,恰到好处地体现了一位人到中年突遭遗弃的知识女性坚韧不屈、奋起反抗的品格特征。同样是最近迅速窜红的网络名人张美然同志,受到广大人民群众的围攻,其中相当大的原因正是她那秒杀众人、报废无数网友显示器的穿衣品位。所以我们一定要善于“干本行、想全局、干好本行服务全局”,做到“四个决不要”,即:上衣决不要漆皮的,裤子决不要豹纹的,鞋子决不要带毛的,背包决不要LV的。 

第四,始终不渝地走安全生产道路,学习科普知识。综观本次胡张门事件,我们应当清醒地认识到安全生产的重要性。同志们,我们可以严肃地思考一下,如果张斌同志在偷荤吃腥时能正确使用避孕设备,就不会产生其婚外女友以怀孕为由要挟张妻胡紫薇的导火索。通过背景资料的学习我们可以发现,张斌同志不止一次地让不止一名情妇怀孕,这种“屡搞屡怀”的安全责任事故,值得我们予以高度警惕。大家可以想一想,与发妻大闹新闻发布会相比,不同肤色的孩子一同上台来抱住张斌同志叫“爸爸”的场面,是不是后果更严重呢? 

最后,我再对部分同志提几点要求和建议。一是解说足球不要说意大利队的坏话,张斌同志这次成为笑柄就是报应。二是不要总把自己放到低等动物的水平,看到年轻没有皱纹的就想泡。三是如果实在不能克服这个毛病,一定要前往专门场所向具有专业操守的性工作者求助,避免招惹野心勃勃、母凭子贵的良家少>女。 

我的话完了,另外通知一下,今天食堂供应菜馒头,大家注意素质,不要和兄弟单位的同志们抢。散会!

2008-2-10 12:55 下午

三里屯前史

分类: 冯唐文字 作者: 冯唐

1

1984到1990,我在白家庄中纺街上的北京市八十中学度过了人生观、世界观形成的六年。中纺街西北不到三里,就是后来著名的三里屯。

那时候,三里屯还只是一堆没脸没屁股的六层红砖楼,除了离住着各种外国人的使馆很近之外,和北京其他地方,和中国其他城市解放后建设的街区一样,有个花坛,有个意气风发的雕塑,有几棵杨树或者柳树,没有其他任何突出的地方了。

那时候,我那个中学是朝阳区唯一一个市重点中学,号称朝阳区的北京四中。从生物学的角度,那是个伟大的中学,物种多样化,出各种不靠谱的人才,羽毛球冠军、清纯知性女星、不嗑药也对汉语有突出贡献的足球解说员、著名央视五台中层干部等等。我上中学的时候,他们年纪也都不大,分别是体育优待生、大字比赛学区获奖者、学校业余广播员、校团委副书记。后来,还连续出了几届北京市高考状元,那时候,我已经毕业很多年了,著名央视五台中层干部也快因为他的家事国事更加著名了。

2

1984年到1990年,在北京市,中纺街和三里屯在第一和第二使馆区之间,尽管没有任何酒吧,但是已经是个挺洋气的地方了。我曾经想,三里屯和三元里什么关系。一个答案就是,这两个地方都和洋人有关,我们过去在三元里抗击过英军,我们将来或许在三里屯抗击美军。将来学生学历史的时候,这两个地名类似,好记。

我的同学,三分之一来自外交部,三分之一来自纺织部。这些同学都散住在中纺街和三里屯一带。

外交部的子弟经常带来我在中国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比如能擦掉墨水痕迹的橡皮,介于二八和二六之间的可变速自行车,可以画出图形的卡西欧计算器。我问他们,他们爹妈在国外通常都做什么,典型答案是,“我爸是北欧一个国家的武官,基本工作是滑雪和看当地报纸。”这些子弟,常年一个人住在三里屯一个巨大的房子里,最多有个又瞎又聋的爷爷奶奶看管着,仿佛被外星人留在地球的后代。纺织部当时还没被撤销,纺织是中国当时最大的出口创汇行业。纺织部的子弟从穿着就可以看出来,脚上的耐克鞋、彪马鞋都是原装进口,款式都是王府井力生体育用品商店里没有的。当时正牌耐克鞋一双最少一百多块,当时我中午饭在学校食堂吃,八块五包一个月,有荤有素,有米粥或菜汤。他们还有防雨的夹克衫,轻薄保暖的羊绒衣,大本大本人肉浓郁的内衣目录。现在回想,他们出入学校,雨天不像落汤鸡,冬天不像狗熊,心神中明白人事,他们仿佛锦衣日行的仙人。

我属于那剩下的非外交部非纺织部的三分之一。我那时候懵懵懂懂,还不知道录音机有贵贱之分,能出声儿就好,能听新概念英语录音就好,就像不知道人有贵贱之分,长腿、长奶、带毛就好。幼时的影响根深蒂固,我现在还是分不清B&W和漫步者音箱的区别,还是不知道人有贵贱之分。

我们这一代人,有一个其他人都没有的精神财富。我们少年时,没有现在意义的三里屯,我们饱受贫穷但是没有感受贫穷,长大之后心中没有对社会的仇恨,有对简单生活甚至简陋生活的担当。“我们穷过,我们不怕。”

3

那时候,没有游戏厅,没有棋牌乐,没有进口大片,除了念书,我常常一个人溜达。

出校门左拐,沿中纺街向西,最先遇见的是饴糖厂。不用看都知道,臭味浓重。那是一种难以言传、难以忍受的甜臭,刚开始闻的时候,还感觉是甜的,很快就是令人想吐的腻臭,仿佛乾隆到处御题的字。与之相比,我更喜欢管理不善的厕所的味道,慓悍凌厉,真实厚道,仿佛万物生长着的田野。我从小喜欢各种半透明的东西:藕粉,浆糊,冰棍,果冻,文字,皮肤白的姑娘的手和脸蛋,还有高粱饴。但是自从知道饴糖厂能冒出这种臭味之后,我再也不吃高粱饴了。

饴糖厂北行五十米,是北京联合大学机电学院。我们简称为机院,当时的校长常常恶毒地暗示,如果不好好学习,我们很有可能的下场是对门的机院。

饴糖厂旁边是中国杂技团,不起眼的一栋楼,从来没有看见有演员在楼外的操场上排练,可能演员们也怕饴糖厂的臭味吧。总觉得杂技排练应该是充满风险的事情,时不常就该有一两个演员从杂技团的楼里摔出来,打破窗户,一声惨叫,一摊鲜血,一片哭声,然后我们就能跑下教学楼去凑热闹,然后救护车呼啸而至。但是,中学六年,这种事情一次都没发生。

杂技团北边是假肢厂,做胳膊、腿之类的,塑料的、硅胶的都有。我曾经晚上翻墙进入假肢厂的仓库,偷过好几条胳膊和大腿,留到现在,还没派上用场。

杂技团北边是三里屯汽车配件一条街,听说当时北京街上被偷的车都在这里变成零件,然后一件一件卖掉。后来,在三里屯北街火了之后,这里去了汽配商店,添了粉酷、法雨之类东西,就成了三里屯南街。

4

汽配街往北,就是三里屯北街,也就是严格意义上的三里屯。

我们的中学体育老师,军事迷,精研中日战争史,总说“二十一世纪,中日必有一战”,他觉得他有责任为中华民族准备好这场战争,总说“人种的强壮与否是关键”。一年十二个月里,除了六、七、八、九月四个月,他都逼我们长跑。

我们跑出校门,跑到朝阳医院,跑到城市宾馆,跑到三里屯南街和三里屯北街的交汇处,跑到兆龙饭店,跑回校门。

跑到三里屯南街和三里屯北街的交汇处,每次都接近体育老师所谓的“极点”,一使劲儿,肺叶就被吐出来。每次坚持着,耷拉着舌头东张西望,看着三里屯长起来。现有交汇处东南角的小卖铺,然后有三里屯北街的临建房,然后临建房开始卖酒,然后小卖铺砌成啤酒杯的形状。

野蛮体育老师后来得了痔疮,痔疮后来厉害了,对我们的管束越来越松。上课就把我们撒出去跑步,回来就自己踢球,下课前不再集合。体育老师自己坐在一个破硬质游泳圈上,晒太阳,痔疮在游泳圈中间悬空,不负重不受压,他的表情愉悦幸福。

我们不着急回学校踢球的时候,在极点到来之前,不跑了,到三里屯街角的小卖铺一人买一瓶北京白牌啤酒,牙齿开瓶儿,躲进三里屯北街的花坛,蛋屄蛋扯,就啤酒。

有人说,他在这附近常常见到黑人,伸出手来,手掌赤红,仿佛猩猩。

有人说,他家的北窗正对着某使馆,阳光好的时候,里面的人出来晒太阳,只包裹乳房和下体,裸露其余,从窗子里看过去,比鱼肚还白皙。他说这段话的时候,眼睛突出,瞳孔扩张,鼻孔一张一合。武官的儿子说,他有他爸带回来的望远镜,下午别上课了,一起去北窗瞭望。我们说:“同去,同去。”

有人说,看多没劲啊,最好能摸,最好能抱。“初冬天,刚来暖气,抱个人在被窝儿里,美啊。”

估计在简陋的环境里,理解力发育也晚,我当时实在无法理解在被窝儿里放另外一个人的好处,就像我无法理解体育老师痔疮的痛苦一样。我只是在旁边安静听着,喝着啤酒,觉得岁月美好,时间停滞。




首页 我是冯唐 冯唐小说 冯唐随笔 冯唐博客 微博 媒体报道 批判冯唐 链接 留言 联系
© Copyright by Fengt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