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是冯唐 冯唐小说 冯唐随笔 冯唐博客 微博 媒体报道 批判冯唐 链接 留言 联系

博客首页 | 文章列表

2007-3-26 06:00 下午

冯说霸道:02 总裁首务

分类: 冯唐文字 作者: 冯唐

冯唐读:初命晋大夫魏斯、赵籍、韩虔为诸侯。臣光曰:臣闻天子之职莫大于礼,礼莫大于分,分莫大于名。何谓礼?纪纲是也;何谓分?君臣是也;何谓名?公、侯、卿、大夫是也。夫以四海之广,兆民之众,受制于一人,虽有绝伦之力,高世之智,莫敢不奔走而服役者,岂非以礼为之纲纪哉!是故天子统三公,三公率诸侯,诸侯制卿大夫,卿大夫治士庶人。贵以临贱,贱以承贵。上之使下,犹心腹之运手足,根本之制支叶;下之事上,犹手足之卫心腹,支叶之庇本根。然后能上下相保而国家治安。故曰:天子之职莫大于礼也。(《资治通鉴卷一》,威烈王二十三年,戊寅,公元前四零三年)

冯唐译:公元前四零三年,超大型国企集团一把手周天子将晋国子公司的三个职能部门负责人升职为子公司老总。司马光慨叹:我听说,一把手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立下规矩,规矩中最重要的就是组织架构和岗位职责:谁是一把手?设几个副总?他们分别负责哪一两个职能部门?每个职能部门具体负责什么?相关关键管理流程如何衔接?成千上万雇员的企业集团,拥有成千上万的客户、成百上千的产品、五大洲七大洋的业务,能够被一把手一个人驱使调动,不是因为这个一把手体力、智力冠绝于世,而是因为一整套规矩和在此规矩下运行的官僚机构。集团一把手掌控子公司老总,子公司老总带领孙公司。一把手调动整个组织架构,如同脑袋控制手脚,如同根干控制枝叶,整个组织架构完成一把手的意志,如同手脚维护脑袋,如同枝叶维护根干,上下各司其职,实现公司价值最大化。所以说:一把手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订立和维护规矩。

冯唐评:现在的企业就像过去的诸侯国,企业的一把手就像过去的诸侯王。越是高成长、高效率的企业,越像,企业带着一把手浓重的口音和体臭。王牛屄,举国牛屄。王傻屄,举国傻屄。一把手的优劣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企业的优劣。企业换一把手,股价在一天之内能变动百分之五到十五。

一把手最需要做的三件事:搭班子、定战略、带队伍。但是对于中外一把手,这三件事的主次不同。

国外超大型企业的一把手管企业,是职业经理人管一群职业经理人,定战略第一、搭班子第二、带队伍第三。杰克韦尔奇每周平均工作六十小时,百分之八十时间定战略、盯财务预算、逐月监控财务回报,百分之十五时间搭班子、考评公司四百个核心经理人的业绩和制定他们的职业生涯,最后百分之五时间处理带队伍过程中暴露的运营问题。

中国超大型企业的一把手管企业,是诸侯王带着百官治理家国,搭班子第一、带队伍第二、定战略第三。刘备找来关、张、赵、诸葛亮,拿捏住这四个人的心理诉求,基本不用操心其它了。后来失败,战略上一塌糊涂是次要因素,主要因素是生育能力太差,儿子太傻。

人事儿上摆不平,是大厦速倾的前兆。周天子将晋国子公司的三个职能部门负责人升职为子公司老总,乱了人事儿上的规矩,周朝彻底无法收拾了。

2007-3-12 11:36 下午

谈谈恋爱,得得感冒

分类: 冯唐文字 作者: 冯唐

我自从在协和医大念完八年之后弃医从商,每次见生人,都免不了被盘问,“你为什么不做医生了?多可惜啊”,就像我一个以色列同事在北京坐出租,每次都免不了被盘问,“你们和巴勒斯坦为什么老掐啊”。我的以色列同事有她的标准答案,二百字左右,一分钟背完。我也有我的,经过多次练习已经非常熟练:我的专业是妇科卵巢癌,由于卵巢深埋于妇女盆腔,卵巢癌发现时,多数已经是三期以上,五年存活率不到百分之五十。我觉得我很没用,无论我做什么,几十个病人还是缓慢而痛苦地死去。我决定弃医从商,如果一个公司业绩总是无法改善,我至少可以建议老板关门另开一个,如果我面对一个卵巢癌病人,我不能建议她这次先死,下辈子重新来过。多数人唏嘘一番,对这个答案表示满意,迷信科学的少数人较真,接着问,你难道对科学的进步这么没有信心,这么虚无?我的标准答案是:现代医学科学这么多年了,还没治愈感冒。

感冒仿佛爱情,如果上帝是个程序员,感冒和爱情应该被编在一个子程序里。感冒简单些,编程用了一百行,爱情复杂些,用了一万行。

感冒病毒到处存在,就像好姑娘满大街都是。人得感冒,不能怨社会,只能怨自己身体太弱,抵抗力低。人感到爱情,不能恨命薄,只能恨爹妈甩给你的基因太容易傻屄。

得了感冒,没有任何办法。所有感冒药只能缓解症状和/或骗你钱财,和对症治疗一点关系也没有。最好的治疗是卧床休息,让你的身体和病毒泡在一起,多喝白开水或者橙汁,七天之后,你如果不死,感冒自己就跑了。感到爱情,没有任何办法。血管里的激素嗷嗷作响,作用的受体又不在小鸡鸡,跑三千米、洗凉水澡也没用,蹭大树、喝大酒也没用,背《金刚经》、《矛盾论》也没用。最好的治疗是和让你感到爱情的姑娘上床,让你的身体和她泡在一起,多谈人生或者理想,七年之后,你如果不傻掉,爱情自己就跑了。曾经让你成为非人类的姑娘,长发剪短,仙气消散,凤凰变回母鸡,玫瑰变回菜花。

数年之前,我做完一台卵巢子宫全切除手术,回复呼机上的一个手机。是我一个上清华计算机系的高中同学,他在电话里说,他昨晚外边乱走,着凉了,要感冒。他现在正坐在他家门口的马路牙子上,看,让他感到爱情的姑娘派她的哥哥搬走她的衣物和两个人巨大的婚纱照片,在搬家公司的卡车上,在照片里,他和她笑着,摇晃着。这个姑娘和他订婚七天之后反悔了,给他一封信,说她三天三夜无眠,还是决定舍去今生的安稳去追求虚无的爱情。

《北京北京》写完了

分类: 冯唐文字 作者: 冯唐

上周日,正月十五晚上十二点前五分钟,写完,开心。

至此,万物生长三部曲都写完了,从十四岁到二十九岁,从一九八五年到二零零零年,年少时光没地方搁,就放这儿吧。

对于有可能因为这篇小说杀我的人,征求了意见。同志们说,这次不杀了,我们都老了。

我的黄书理想

分类: 冯唐文字 作者: 冯唐

人过了三十,世事渐明,发现企业家基本是骗子,科学家基本是傻子,过去的理想都渐渐泯灭了,唯一不切实际的想法是,这辈子,我要写十本小说,其中一本是黄书,我想,这个功德,无量。

我上医学院的时候,管宿舍的胡大爷一直喜欢古龙,不喜欢金庸,喜欢假古龙胜过真古龙。胡大爷说,古龙比金庸会搞女人,金庸谈恋爱,古龙搞女人,恋爱没有女人久远,古龙更好看。胡大爷接着说,假古龙,碰巧了,基本就是黄书啊,比真古龙还好看。后来胡大爷中了风,过了恢复期之后,言语更加无忌讳,劝我弃医从文。他看过我写的十页假古龙,他对我说,你行,你写凶杀色情都行。不写,浪费了。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你改行还来得及。比当医生还造福,能让那么多人高兴呢。要不毕业就先干几年皮科,治治性病,或者男科,看看阳痿,长长见识再改行。要不一边当医生,一边写,你肯定行,凶杀色情都行。你知道怎样叫有本事,写的东西能到街上报摊上卖,有本事。写凶杀,让我想磨菜刀,就练成了。写色情,要是让我还能,哈哈,儿子,你就练成了。江湖上你就能随便行走了。

这本黄书,不要太长。三、五万字,一次自摸刚好。不要插图,我崇拜想象。一本真实、美好、善良的黄书,要象每个男人的脑干脱了裤衩一样真实,要象花丝把花药播散在雌蕊柱头上一样美好,要象饿了吃饭再饿再吃一样善良。《金瓶梅》里面的黄段子都是后加的,仿佛硬摘了手套、给五个手指戴上安全套,每个段子都不连着。而且改编者还是口交狂,写到口交就搂不住笔,白描立刻改重彩,还常常配首打油诗。《肉蒲团》太没创意了,借着和尚秃头教训龟头,借着教训龟头,非常朴实地把《素女经》扩写了二十倍。这三、五万字要是写高了,造福人类啊,象杂交水稻一样,象广谱抗生素一样,象方便面一样。想象中,这个念头象个种子,慢慢长大,故事梗概象藤蔓一样蜿蜒攀爬,神啊,创造、保护、毁灭。

我能想到的一个长篇黄色小说的题目是《色空》,写一个鱼玄机和一个方丈,小说的第一句话是:鱼玄机对色空长老说:“要看我的裸体吗?”小说单数章节写色,双数章节写空。我不知道,如果真写完给胡大爷,他会不会明白这个奥妙,用他八十多岁的第三条老腿,跳着看。




首页 我是冯唐 冯唐小说 冯唐随笔 冯唐博客 微博 媒体报道 批判冯唐 链接 留言 联系
© Copyright by Fengt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